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

無國之奴今如是-台灣人真悲哀

Amy 補充:這篇文章是楊緒東醫師寫於2008年5月9日,不知他是不是早已預知了台籍老兵許昭榮先生的自焚事件,所以先寫了這一篇文章預告,楊醫師真是一個先知先覺者。(台籍老兵許昭榮先生於2008年5月20日自焚身亡)





台灣人做台灣兵到現在還是不可能的事情,看到連(戰)胡(錦濤)會、江(炳坤)胡(錦濤)會,還有王(金平)胡(錦濤)會的國(民黨)共(產黨)會議的兩黨會議,講明白是國共會談的延續,台灣人選阿九為總統,回復到黨國一體的狀態,台灣人又成為中國國民黨所控制的中國人。


回顧歷史狀況,對台灣人多少會有幫助,1895年台灣為清朝化外之地,台灣人是皇朝的皇奴,台人皆不是人,只是生存在清皇朝所轄土地上的生物,毫無自主權,故甲午之戰戰敗之後,割台灣土地再加上地上生物送給日本,台灣人沒辦法有意見。


1937年,七七蘆溝橋事變爆發,開始長達八年的中日戰爭。開戰後兩個月,1937年9月,已有一群「白襷隊」的台灣軍伕,在松滬戰區擔任槍械彈藥的補給運輸工作。此後台灣總督府多次以不同名目輸出台灣兵,大抵都是沒有軍階的軍屬。「軍屬」是指在軍隊工作的老百姓,地位低微;協助醫療與學術調查的大學教授是軍屬,幫軍隊種菜的軍農夫也是軍屬。


日本兵役法規定,只有本國人才有兵役義務,殖民地的台灣被排除在外。所以日本巧立各種名目,徵召台灣人到戰場服勤與服役。首先是「軍屬」。到了1942年,開始實施「志願兵」制度;名為志願,很多是威脅逼迫。1943年,大學文科生役齡一到,也要入營;此外還有高砂義勇隊、看護婦等等。直到1945年戰爭末期才正式徵兵。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巧立名目,送君上戰場,pp.5


白襷隊是第一披上戰場的台灣兵,約450名左右,都是從台南徵調,派往上海做輜重工作。因作業倉促,由派出所、庄役場(鄉公所)職員,半夜敲門進入民宅,強迫蓋章,拉人就走,甚至五、六十歲老人或父子檔也被強行徵調,造成社會不安。民間謠傳男人都要去當軍伕,女人則當洗衣婦。後來官方不再使用「軍伕」之名,改用較中性的名稱「軍屬」。


1938年,中支(華中)派遣軍向台灣總督府要求派遣軍農夫,到戰地栽培蔬菜。總督府從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五州招募200名,共1000名軍屬。這是後來台灣兵被派往戰場最主要的模式。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軍屬:白襷隊.農業團,pp.6


台灣人成為日本的動員機器,不斷教育為天皇效忠的天職,受到天朝洗腦的台灣學生、成為日本皇朝的順民,台灣所生產的物質與人力,皆為天皇效命。


1937年以後,日本為因應戰爭動員,用種種手段榨取台灣物資,並徵調台灣囝仔上戰場賣命。1945年8月15日本投降,台灣再度經歷「改朝換代」的陣痛與掙扎,原為日本籍的台灣兵,處境更是淒涼。三萬人捐軀中國與南洋戰場;生還者回到台灣,許多人在228清鄉中消失,更多人在國民政府的高壓統治下忍辱噤聲,不敢讓人知道他為日本賣命打仗的辛酸史。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歷史倒帶,台灣人做日本兵,pp.3


1941年,總督府應法屬印度支那派遣軍之請,以奉公團名義,召募1,000名軍屬上前線。此後又派出6團,分赴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幾內亞等地。此外又有台灣特設農業團、台灣特設勤勞團、建設團等徵調方式。其中「台灣特設勤勞團」一直到1944年7月海上航路中斷前,已經出團30次,人數多達2萬8千名。


海軍方面,則徵調海軍工員,負責修築軍營,道路等戰地設施。此外還徵台灣人到海南島擔任「巡查補」,也就是警察的助手。不少巡查補到戰地不久,被編入海軍陸戰隊,在國軍、共軍、民兵三方攻勢下做生死戰。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軍屬:勤勞團.工員.巡查補,pp.7。


1941年6月,日本內閣決議在台灣實施志願兵制,1942年起接受申請,受訓從高雄港出發。第一期士兵被投入戰場最南端,澳洲北部的帝汶島,作家陳千武就是這期的志願兵,日後並將這段艱辛的戰地經驗寫入小說。一直到1945年徵兵制實施前,陸軍志願兵總數約有5,000多名。


1943年8月,開始接受海軍志願兵申請。共實施六期,只有第一期的1,000人訓練較為完整,以後每期錄取2,000名,因戰事激烈,訓練減少;後四期連訓練都取消,直接編入海兵團。派出海外的是前兩期。第二期死傷慘重,200名搭乘「護國號」往日本的台灣兵遭美軍炸沉;其他送往越南、印尼、菲律賓的台灣兵,只有一半在戰後生還。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志願兵,pp.8。


第二次大戰,日本國土的戰力消耗很快,為了補充戰鬥人員,台灣成為補集點,除了戰物資,加上由軍伕─軍屬─軍人往上提升的台灣軍人地位,為了是事實上的需要,其原因之乃在於台灣人受日治教育的普及,台灣人普遍認為自己就是真正的日本皇民,台灣投入大量的軍力、人力,做為正式日本皇軍,進入東亞戰場賣命。


1945年1月,日本由於戰局失利,為了固守台灣,開始對台灣人實施徵兵制。這一年滿20歲的青年,共有45,726人接受兵役檢查,大部份以現役兵入營股役。這批台灣兵大都派在台灣本島巡弋海岸、防衛軍事要地。


1942年,陸軍志願兵實施同時,辦理憲兵補(憲兵助手)、看護助手的志願申請。因此也有一群嚮往南丁格爾精神的台灣女性志願應募,前往戰地照顧傷兵。為了因應叢林作戰的需求,秘密徵調台灣各族原住民8,000人以上,編為高砂義勇隊,遠赴南方戰場,在前線做軍伕與游擊隊。這些原住民表現英勇,是戰爭中的傳奇;但犧牲最慘,生還者可能不到1/10。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徵兵.看護.高砂義勇隊,pp.9。


不論軍屬、志願兵、高砂義勇隊或護士,每一次海外徵用都用總督府或皇民奉公會,而非軍方的名義公告,規定應募者資格、工作內容、薪資與需求人數,看起來像是海外工作的機會,吸引不少人參加。


官方並透過御用媒體加以渲染。陸軍志願兵接受申請時,官方宣稱42萬人應募,數字的真實性令人懷疑。軍方更在各媒體刊載「感謝聖恩」的宣傳,以煽動青年志願從軍的熱潮。加上如火如荼的皇民化教育,以及學校、街庄長、警察軟硬兼施的「催徵」,台灣人或自願或被迫,紛紛被動員出征。


實際上,台灣兵共同的想法是經濟考量。由於戰爭拖累經濟,不少家庭生計艱苦;青年留在台灣,每天都有密集的軍訓和勞役,幾乎難以安定工作;而到海外當軍屬的薪資,幾乎是基層警察的三倍……種種因素驅使青年離鄉背井,去打一場連自己也不知道多危險的戰爭。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徵兵,大動員;沒錢,去打仗,pp.10。


日本戰事失利,台灣軍人的命運不在是日本皇軍,死得更慘,主要在於台灣人被輪流殖民的結果,並顯示出台灣人沒有建國的觀念,而願意不斷地接受新殖民者的強制統治。不幸的事件波波襲來,日本軍民投降之後可以回到日本,台灣人組成的日本皇軍投降了,回到台灣了嗎?慘也。


1945年8月15日,這一天美軍忽然不再轟炸或掃射,有些地區甚至撒下漫天的紙片,撿拾一看,原來是空飄宣傳單,說明戰爭已經結束。無論對戰勝或戰敗國,這都是遲來的喜訊;但對海南島的台灣兵而言,卻是另一場苦難的開端。


戰後,海南島的台灣兵被國府強行滯留,無法返鄉,在集中營苦苦等待,大家病死、餓死,比戰爭的難民更慘。許多人只有坐舢舨船,冒死橫渡大海回台灣。這還是最幸運的結果。一部份具有特殊技術者,如軍醫、司機等,被國軍強行留用,不幸地被捲入下一場戰爭:國共內戰。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日本兵之海南島的死亡集中營,pp.12。


1945年10月,台灣人民夾道歡迎國軍來台,不料迎接的卻是軍容渙散、軍紀敗壞的中國兵,令人大失望,有些人做夢也沒想到,幾個月以後,自己也會列隊其中,遠赴中國打仗,甚至再也回不了家鄉。


當時,在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的率領下,70軍登陸基隆,隨後駐防台灣各地。62軍登陸高雄,駐防屏東、嘉義、台中。他們接收日軍的武器與物資,不少幹部中飽私囊盜賣接收軍品,貪污事件層出不窮。這些部隊在台灣做短暫停留,並以各種欺騙手段招募台灣兵,很多人在開赴戰場前夕才知道上當。不少台灣兵在船上跳海逃生,隨即在海上遭機關槍射殺。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中國兵之連哄帶騙,招募台灣兵,pp.14。


中國敗軍來台,殖民統治的可怕屠殺比以往更血腥,國民黨軍與中共黨軍為爭奪中國大陸的地盤與台灣何干?日治時代過去了,台灣400年來的惡夢,卻無法停歇。


70軍於1945年10月來台。由於移防各地,招募到的台灣兵最多。因為也駐防過東部,不少花蓮原住民加入70軍。1946年12月70軍離台,移防上海,再開赴山東金鄉與共軍激戰,最後在徐蚌會戰國軍大潰敗中瓦解。未戰死的台灣兵多在此大戰後被俘。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中國兵之三大部隊的命運之旅,pp.15。


21師於1947年3月抵基隆,就是來台鎮壓228事件的部隊。由於惡名昭彰,加入這軍隊的台灣人比較少;有些人害怕被殺害,反而抱著「要危險的地方最安全」的心態加入部隊,以求避禍。


屠殺結束後,21師於8月移防江蘇南通,之後轉往上海。悲哀的是,70師被俘的台灣兵這時編入共軍,與守在上海的95師、21師對戰。共軍有些台灣兵獲悉228事件,對21師的戰俘狠狠報仇,卻不知當中可能有一些無辜的台灣兵。部份21師最後也自舟山島撤回台灣。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中國兵之血腥21師.悲劇台灣兵,pp.16。


騙術成為各殖民統治者在台灣最有效的統治方式,台灣人好騙難教,此乃一大明證,台灣人若不能團結,擺脫中國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必然再度輪為中國人控制下的台伕。


國民黨部隊招募兵員的宣傳五花八門。有的以「當兵學國語」為號召,有的欺騙「當兵後可領五分地」,有的誑稱「只有防守台灣」,還有的強行掠到軍隊,頂替逃兵或補軍隊缺額。入伍沒多久,準備移防時,台灣兵都被外省兵嚴密看守,難以脫逃。


國共大戰的慘烈程度與傷亡人數,可比擬中日大戰。被派赴「剿匪」的台灣兵,幾乎沒有接受事前的軍事訓練,連「共匪」是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在雪地行軍,在圍剿中彈,在荒野埋骨,幾十年來無人弔祭,成為異鄉的孤魂(註)。倖存者多半被俘只有少數「幸運兒」能在1949年回台。


註:解放軍在中國有「烈士凌園」,國軍在台灣有「忠烈祠」,皇軍在日本有「靖國神社」,都是肅穆壯觀的所在。但這些不知為何而戰的台灣兵,可能都埋在亂葬岡做孤魂野鬼。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中國兵之蕃薯兵,無主魂,pp.17。


徐蚌會戰後,國軍兵敗如山倒。台灣兵有的被俘,有的隨隊逃亡。幸運的逃到上海,遇到台灣同鄉會,他們免費提供船票、伙食,甚至回家的路費,送台灣兵回到故鄉。不幸的更多:有的人在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情況下,搭火車逃難,卻坐上開往北京的列車;有的為了保護武器,爬不上即將開走的船艦;有的上了船,因為甲板擠滿了,被人推落海中;即使安全上船,也有人因船艦故障而被俘。錯過這個人生交差點,他們的一生從此逆轉。


被俘的台灣兵,先送去訓練,準備做「解放台灣」的犧牲品。1950年韓戰爆發,解放台灣無望,部份台灣兵被送往朝鮮戰場,多數有去無回。此後在中共不斷的內部鬥爭中,包括三反五反、土改、反右、文革等,台灣兵都成為鬥爭的箭靶,下放勞改,受盡迫害;連帶殃及他們的子女,被人歧視侮辱。種種慘狀,與同時台灣白色恐怖對「匪諜」的迫害相互呼應。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台灣人中國兵之逃得過戰爭,逃不過鬥爭,pp.18。


戰後,台灣剛脫離日本「玉碎」(註)的夢魘,隨即面對半世紀未曾聞問的「祖國」粗暴混亂的統治。台灣兵再度整裝待發,以「國軍」之名,開赴中國「剿匪」。原來在中國戰場的台籍日本兵,有些被國府徵用,無法回台,變成國共戰爭的芻狗。隨陳儀政府來台的70軍與62軍,以及228的屠殺部隊:21師,都在台灣吸收兵源,很多以連哄帶騙、甚至跡近綁架的方式,把台灣青年帶上船,開往華北的殺戮戰場。


這些一到中國戰場就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台灣兵,很多都陣亡了。活下來的,若沒趕上1949年國府的大撤退,則被國軍拋棄,變成共軍的俘虜或「解放軍」,這些人在1950年代繼續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之後,這些台灣兵又在反右、文革中慘遭惡鬥,身心交瘁,直到1989年以後才能返鄉。


我們把這群幾乎同一世代的人泛稱為「台灣兵」,他們有些人一生穿過日本、國府、中共三個政權的軍服,付出一輩子扭曲混亂的人生為代價。為誰而戰的問題太沉重,每一個號稱祖國的外來政權太張狂。


註:玉碎,指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犧牲到最後一人。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歷史倒帶之台灣人做中國兵,pp.4。


台灣人要再死多少人才能覺醒,現在的台灣是民主台灣國嗎?還是國民黨制的中華民國?或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美國會保護台灣,美國人會為台打仗嗎?台灣人為何不能捍衛自己的家園?


阿九是台灣人民選出來的外國總統,他是美國人?中國人?台灣人?會為台灣存亡犧牲嗎?其家屬為何離不開美國的綠卡、護照與美國人的身份?


由最近圖博受到中國軍隊打壓的事件,台灣人必須更加研究台灣史。


二次世界大戰、國共戰爭雖已結束半世紀,但傷痕仍烙印在許多台灣人的身上。老一輩的不堪回首,年輕一輩的歷史失憶;戰場無數的亡魂,恐怕連歸鄉的路都找不到。
在二次戰中,被日本徵調的台灣軍人、軍屬共有20萬7,183人。其中陣亡3萬304人,失蹤約1萬5千人,高達1/5的人有去無回(註)。生還的台灣兵,日本不認帳,國府不喜歡,只能寂寞凋零。


在國共戰爭中,被國民黨帶去的台灣兵更悲慘,連確實的人數都難以統計,許多人頂替別人的糧缺,名字根本不在軍隊名單上。一般的說法是1萬5千人。到底有多少人戰死?多少人被俘?至今不明。倖存的台灣兵,國民黨不認帳,共產黨不喜歡,只能夾縫求生。台灣兵的生命,有如螞蟻一般輕微。


註:另有173人被國際軍事法庭列為戰犯審判,其中26人被判死刑。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戰爭餘緒之失憶的歷史,如蟻的生命,pp.19。


國共戰爭被俘的台灣兵,倖存至今還能找到人的,不到2千人。1987年台灣解嚴,兩岸開放探親,在台灣的大陸兵提著家電風光返鄉,在大陸的台灣老兵卻至1989年,境管局才受理他們的返鄉申請。台灣兵回來時,許多人孤孑一身,兩手空空,幸運的還可以依親而居,不幸的無家無業,必須拼著老命做工,才能糊口度日。


目前多數台灣老兵已獲得政府部份照顧,每月有固定就撫金,1996年底通過對台籍老兵最高30萬元的撫慰金。但是許多人扭曲的一生,可能是再多的金錢也換不回的。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戰爭餘緒之台籍老兵的迢迢歸鄉路,pp.21。


台灣兵的故事看似遙遠的記憶,但如果身處那個時代,一去無回的人,很可能就是我們的父親、兄弟、兒子…甚至自己。我們的命運,和這塊土地一樣身不由己,莫名其妙打糊塗仗,寫盡「戰火浮生」的悲歌。


或許台灣兵的故事,我們最大的啟示是:在做了日本兵、國民黨兵、共產黨兵之後,我們才醒悟到,只有這個島嶼才是我們的祖國,是我們所愛的母親;我們在這裡士農工商,在這裡從軍報國。今後,我們將只穿自己的制服,戴我們自己的帽子,唱我們自己的歌。我們只願意榮耀自己的國度,不再向遠方尋認同。


《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戰爭的反思,做自己的主人,榮耀自己的國度,pp.22。


台灣人已經當過日本兵、國民黨兵、共產黨兵,現在是當什麼兵,中華民國兵或是準人民解放軍?台灣人被國民黨教育更愛中國、愛大陸河山、愛中國血統的法統領袖;要忍耐中國的打壓、不要激怒中國;要菜店某查歡迎大陸同胞來台灣「開錢」,真是無格、無恥、笑貧不笑娼,到此時還要架空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由國民黨與共產黨來談判。


在台灣的國民黨全名為中國國民黨,在中國有正宗地位的共產黨全名為中國共產黨,的確合乎「一中原則」,故中華民國,「國」可以不談,用黨來談,還是回歸到國共內戰與國共合作。


台灣人的地位不但在中華民國的主權上沾不上邊,若您不是國民黨員,更談不上有與阿六仔論談的空間,故知,馬總統是虛位總統,俗名阿九,而台灣虛有主權,今日台灣人的總統是狗,吠吠而已。


註:本文章內容部份引用自《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一書,由本會董事長書評。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撰於2008/5/9 )

Ap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