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阿扁總統回給贊郡的第三封信

我寫給阿扁總統的手稿忘記影印留存了,所以只能寫個大意給大家了解。

我有一段時間沒寫信給阿扁總統了,因為一直在整理自己的心情和情緒,不希望自己的情緒影響被關在土城看守所的阿扁總統。

最近心情整理好了,我終於提筆寫了兩封信給阿扁總統,信末還提醒阿扁總統不用回我信,我有兩封他的回信就夠了,我也沒有那麼多「眉角」,所以並沒有期待阿扁總統的回信。但是沒有期待而來的信,更令人印象深刻。

11/5我在蓬萊島雜誌的集氣噗上給阿扁總統加油打氣:

「阿扁總統~台灣神與您同在
您不孤單我們全家人都是阿扁們我們支持您我們相信您!我們想念您我們等著您回來

幫阿扁總統加油打氣的噗友非常多,不止我一個,這封信是由蓬萊島雜誌的人員幫忙列印寄給阿扁總統的。

阿扁總統在11/12回了一封信給集氣噗的噗友,當時我並不知道阿扁總統在11/12回應了我和噗友們的集氣噗;而我竟然在11/13凌晨做了一個夢,夢境中我收到阿扁總統給我的一封信,因為他久沒收到我的信,於是主動寫了一封信關心我。所以我把這個夢境跟他分享。他也覺得我跟他心有靈犀一點通和心電感應!(大家不要忌妒喔!)

阿扁總統的集氣噗回信,蓬萊島雜誌是在11/17收到並公佈在網路上的

我寫給他的兩封信,是在11/18寄出的,我只是跟他抱歉,之前我曾經寫信邀請他重獲自由後要上我的節目,但就在這之後,我的節目就因故停掉了,原因我沒說,不過阿扁總統好像感覺得出我的無奈吧!?所以他用歐巴馬的故事來鼓勵我,應該是我安慰他鼓勵他才對,我真的很感動於阿扁總統的細心體貼和樂觀,也很慚愧還要他來安慰我。

還跟阿扁總統提到10月初與明哲老師通過電話的情形,以及贊助單曲CD的事情。

信中也跟阿扁總統分享孩子們說「注射H1N1疫苗同意書」是一份「死亡同意書」,也提到因為天氣變冷,H1N1疫情好像也失控了,孩子們都因此而停課了。

以上是我寫給阿扁總統的信件大意;以下是阿扁總統給我的加油打氣信,也分享給遇到挫折的朋友們。


以下為阿扁總統,親筆回信內文之圖檔(為保持原意,請勿任意修改或變造):


贊郡同修,收信平安!

很高興收到您的來信,也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心電感應,我在「集氣噗」看到您的名字,立即在11月12日回應,而您在11月13日晚夢見我主動寫信關心您,謝謝您的加油打氣!

從來函可以感受您在工作上或生活上近來有些不如意。這就是人生,有時起有時落。我在《台灣的十字架》一書(P.125)寫道「我的人生哲學是,生死如同輸贏得失一般,生即死,死即生。輸即贏,贏即輸。得即失,失即得。」

最近閱讀歐巴馬的傳記《勇往直前》(The Audacity of Hope),大家只知道歐巴馬的崛起是近幾年的事情,2004年7月在波士頓舉行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瑞提名造勢的黨員代表大會,歐巴馬被選為黨基本政策的演講者,17分鐘的演說---無畏的希望,一炮而紅,並在3個多月後,以70%得票率高票當選聯邦參議員,兩年後他宣布要角逐2008年美國總統,很多人認為他不自量力,有些狂妄。結果他不但擊敗黨內的強棒希拉蕊等人,並一舉成功的改變美國歷史,成為第一位非洲裔的美國總統。但就在他選上總統的前八年,2000年他以伊利諾州參議員身分要參選聯邦眾議員,卻在黨內初選輸得很慘,那年8月在洛杉磯舉行的高爾總統候選人提名造勢的黨員代表大會,他跑去了,因為沒有黨代表資格,亦未收到邀請函無法入場,沒人理他,他覺得自己不屬於那裡,這位不速之客只好鼻子一摸,隔日一早打道回家。結果四年之後一切都改觀了,再經四年他如願以償成為美國的國家元首,又是第一位美國的黑人總統。
我用歐巴馬挫折與成功的故事,來跟您勉勵。我對歐巴馬近來有關台灣議題的關注與談話,有些保留的不同意見,但對他勇往直前的大無畏精神極為佩服。

我在獄中,去年12月6日所寫的「台灣歌」(《台灣的十字架》P.210~211)被台灣國寶王明哲譜成三首歌曲,其中「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進行曲歌詞就是「台灣歌」的第四段,我是在新助議員的節目中聽到,很適合群眾運動場合的合唱,2002年8月30日我在世台會東京年會透過視訊大聲說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以後,去年我也參加的1025大遊行「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旗幟才滿街走,如今又有戰鬥歌曲的問世,希望在下個月陳雲林到台中時,這首歌可以流行起來。王明哲為首「台灣」的歌,我在總統府、文化總會,甚至一些重要活動大力提倡,也是經過三年在陳雲林第一次來,上揚唱片行被拉下鐵門才大流行,成為民主電台播唱最多次的「台灣之歌」,真得非常感謝明哲大師。
希望您可以在大地同修間好好介紹共同加入發行,以具體行動支持明哲老師。

祝禱H1N1疫情可以控制。目前國內死亡病例已有29人,直逼2003年SARS死亡的半數,還會增加。
SARS疫情的破洞就是馬騜擔任市長時,市立和平醫院所引爆。之前禽流感大流行,我啟動國安機制,讓台灣與澳洲同列亞太國家唯二的非疫區,祈求大家都平安,我感冒超過十天了,尚未痊癒,還在吃藥中,謝謝關心。

陳水扁(贊凡)2009.11.21 pm 19:00

延伸閱讀:
與阿扁總統往來的信件

阿扁總統的「台灣歌」之一「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這是阿扁總統所寫的「台灣歌」的第四段,發表於《台灣的十字架》一書(P.210~211),由台灣國寶級歌手王明哲老師幫忙譜曲,於2009年10月31日15:00-17:00鄭新助議員的節目「甘露心聲」中,王明哲老師親自唱給在土城看守所的阿扁總統聽,而阿扁總統聽了馬上指示要發行的。

這其中是有一小段故事的,這首歌很早就做好了,但夫人吳淑珍表示這首歌很敏感,不適合此時發行,怕影響阿扁總統的官司吧!?10月初我與明哲老師通過電話,他透露了這件事情,我給他的建議是:「這件事情要讓阿扁總統自己決定,您找機會上阿生或新助伯的節目唱給阿扁總統聽,相信阿扁總統會有不一樣的靈感告訴您的。」

於是10月底,明哲老師終於在新助伯的節目中大聲唱出來,而阿扁總統也聽到了,上天給阿扁總統的靈感就是「趕快發行吧!」

11月30日,又與明哲老師取得聯繫,很慎重的得到他親口答應,可以放在部落格廣為流傳(明哲老師說網路上已經有人放了),所以才在今天把他的聲音檔po在部落格,也希望經濟許可的朋友,能夠多贊助一些,今天明哲老師說其實募得的經費是不夠的,所以請大家盡量贊助吧!

〈請你跟我這樣做〉捐款1000元,就可以成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單曲CD的共同發行人!

歌詞: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
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
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口號)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
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
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迪士尼大聲唱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大約在影片1:00的地方開始,會出現「China」,1:08左右會出現「Taiwan」,仔細看,速度很快喔!

2009年11月10日 星期二

台灣神-八田與一的電影動畫來了!!



片名:【八田與一Pattenrai】
台灣上映檔期:11月13日。
片長:90分鐘
類型:勵志、動畫、歷史/傳記
監製:石黒 昇
主題曲演唱:一青 窈
製作公司:「八田來了!!」製作委員會、日本「北國新聞社」、手塚治虫設立的「虫製作公司」
台灣發行:華映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台灣重要歷史:烏山頭水庫及嘉南水圳的建設
★主題曲則是由擁有日本和台灣血統的知名歌手 一青窈演唱
★總製作費一億五千萬日圓,花費三年的時間終告完成

劇情簡介

位於台灣西南部的嘉南平原曾經是一片廣大的不毛之地。某天八田與一為了能得到建設灌溉工程的土地,而來到住在當地農民之子添文的家。起初一句日語也不會說的添文,對於從日本派來的水利技師八田與一抱著敵視的態度。可是當瞭解到灌溉工程的重要性以及八田對事業的熱情之後,添文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土木工程師。

在此時,日本小孩進一的父親辭去營林署的工作而來到八田與一這裡服務,有著同樣夢想的添文與進一,於是成為志同道合的好友。某日突然發生爆炸意外,為數眾多的工人因而喪生,其中進一的父親也在其中。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為了不使往生者的性命白白犧牲,八田與一矢志要完成這個重要的水利工程。

關於電影

日據時代日本政府為了建設台灣,於是從日本本土挑選各專門領域的優秀人才來到台灣。而其中一位即是八田與一。明治43年(西元1910年)民族之間的仇視方興未艾之際,台灣卻能凝聚眾人的力量,完成了亞洲近代重要的灌溉工程,並改善了60萬農民的生活,此一佳話至今仍流傳於台灣台南當地人們的口耳之間。

八田與一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從舊制第四高等學校,東京大學土木學系畢業之後,旋即受聘為台灣總督府內務局土木課技師(技術人員之意)。從28歲到56 歲過世為止一直住在台灣,為發展台灣的水利事業而鞠躬盡瘁。1920年八田與一所領導的團隊費時10年,完成了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烏山頭水庫,並一口氣將原為荒蕪的嘉南平原,改良成暫全台灣百分之四十的農地的大穀倉。不論是日本人還是台灣人都一視同仁,在工程現場總是身先士卒的八田,卻死於戰爭中,其妻外代樹女士亦隨夫投水自盡於烏山頭水庫。

每年台灣的人們,都會在八田夫妻的墓前舉行追悼儀式,台灣的國中歷史課本也介紹八田為台灣所做的貢獻。

延伸閱讀:
台灣神--「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八田與一》動畫日文宣傳片
《八田與一》動畫主題曲一青窈演唱
推動烏山頭水庫登錄世界文化遺產
2009/8/4 談嘉南大圳與八田與一的故事(1)
2009/8/4 談嘉南大圳與八田與一的故事(2)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讀書心得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台灣氫年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紀錄片-日本電視台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紀錄片-民視台灣演義

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轉貼影片】20091108人民作主-千里苦行龍山寺開走





更多照片,請連結至 活動相簿

抗議馬政府壟斷決策,枉顧台灣人民死活, 「人民作主運動-千里苦行」 今天上午八點在龍山寺,九點準時出發展開全國為期四十九天的苦行。人民作主運動發言人鄭麗君表示,人民作主強調「和平、非武力抗爭」,政府不應有任何暴力的行為。

為避免被扭曲是為年底選舉造勢, 「人民作主運動-千里苦行」 不牽涉選舉,要來參與者須放棄政治符號,遵守運動本質任何選舉旗幟都不歡迎。

出發前由 「人民作主運動-千里苦行」 召集人陳麗貴導演、發言人鄭麗君帶領隊伍在龍山寺門口坐下,對此次的千里苦行做簡單行前報告並練唱『台灣翠青』、『我愛台灣』等歌曲。上午前往加油打氣的民眾也相當多, 慈林教育基金會 創辦人林義雄先生仍維持一貫風格,低調坐在人群中,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 公投護台灣聯盟 召集人蔡丁貴教授、臺北市議員簡余晏、前雲林縣副縣長李應元、前副總統呂秀蓮等人也都到場支持並隨隊伍出發陪行。

「人民作主運動-千里苦行」 兩岸協議 人民作主訴求,敬請全民共同來要求馬總統:

1. 依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所賦予的職權,就「台灣公民是否同意本屆政府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和對岸簽訂經濟合作或其他協議。」一案舉行公投,並以投票結果做為日後兩岸會談與協商的原則。

2. 即刻行政院迅即向立法院提出公投法修正案,補正現行「公投法」之不合理條文、落實主權在民精神。

理由:

1.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的重大政策須得到人民同意,方可付諸實施。尤其是攸關國家主權與人民福祉的政策,更須以「直接民權」的方式,由人民作主決定,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原理。可惜台灣現行公民投票法,除第17條外,卻多處違反「直接民權」的精神,嚴重妨礙人民行使基本權利。

2. 2008年,馬政府執政以來,向中國採取急進開放的政策,已讓兩岸關係發生巨大變化;台灣前途充滿不確定性,人民也因焦慮不安。我們認為,兩岸關係的任何變化都牽動著台灣的國家安全與未來前途,必須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共同決定,也共同承擔其結果。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人民作主運動』-千里苦行記者會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乾淨選舉反賄選,雲林民主要爭氣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轉載】陳前總統嚴正表示「控美政府案」與「扁案」完全無關

針對林志昇等人所提「控美國政府案」,特此發表三點聲明:

一、陳前總統對「控美國政府案」的支持及背書,僅限於他本人所親簽的兩份文件,包括:他本人的宣告及證詞(詳附件),意在凸顯台灣國家主權定位的議題,並呼籲台灣社會應全面揚棄「中華民國」虛幻的法統體制。此兩份文件無一字與所謂的「扁家弊案」有關,且陳前總統於昨(23)日與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高志鵬會面時,亦明確的表示他所瞭解的「控美政府案」與「扁案」完全無關,他也不支持將兩案做任何的連結,特此澄清。

二、將「控美政府案」與「扁案」相連結,導致近日來陳前總統飽受部分媒體無理性的詆毀及人身攻擊,陳前總統感到不解與憤怒,並認為此舉模糊了焦點,並使原本想要凸顯的議題-台灣國家定位完全遭到扭曲,深感遺憾。

三、陳前總統也不支持就此議題,以他的名義對外進行任何的募款。

附件:相關文件圖檔

source: 蓬萊島雜誌.net

延伸閱讀:
【轉載】阿扁只是說:「台灣不是中國的!」
贊屋、贊若,到土城看守所探訪陳水扁總統紀實
阿扁總統給淑修的回信(第2封)

【實用搞笑版】如何在起床後五分鐘內出門上班

Amy:很搞笑但也有實用的地方,台灣的政治環境很無奈,就來點輕鬆愉快的吧!

媽媽和小孩如何在起床五分鐘內出門


男性如何在起床五分鐘內出門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轉貼】扁案判決自始無效

Amy補充說明:懶得看文字敘述的朋友,直接看影片應該就了解洪英花法官到底要講什麼。法官的老闆是「法律」,絕對不是「馬英九」,但我發現中華民國的法官很少人像洪英花如此腦袋清楚的。

下面這段影片,一群藍丁批評洪英花,我只想說,把周占春換成蔡守訓不是也影響了司法威信嗎?到底是誰真正影響司法威信?這些鬼不知在鬼叫些什麼!?


洪英花加油!洪英花加油!洪英花加油!洪英花加油!


◎ 洪英花
(作者為士林地方法院刑庭長)

法官的審判權源自「主權在民」,法院是為了維護人民訴訟權而存在,法官身為人民權利守護神,自應守憲守法、捍衛人民權利。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作成的「無效裁判」,自不具實質正當性,對任何人均不生羈束力。扁案判決自始當然無效。

(一)違反憲法第八十條、第十六條及司法院釋字第五三○號

我國憲法第八十條審判獨立在建構公平法院,「法定法官原則」為其核心價值,並在落實憲法第十六條訴訟權之保障,「法定法官」為實現公平正義之鑰,為我國憲法第八十條、第十六條及司法院釋字第五三○號所明定。蔡守訓合議庭並非扁案「法定法官」,無權審理扁案。

(二)違反憲法第八條及司法院釋字第三八四、三九二號

憲法第八條明定,人民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所謂「法院」,當指有審判權之法官所構成之獨任或合議之法院(司法院釋字第三八四號、第三九二號參照)。「法定法官」乃能依法對人民審問處罰,蔡守訓合議庭為「簽呈法官」,對扁案既無審理權責,更無羈押權,扁案判決自始、當然無效。

(三)違反司法院釋字第六五三號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有權利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正審判,不得因身分不同而予以剝奪,亦據司法院釋字第六五三號解釋理由書闡明。阿扁雖貴為前總統,其正當法律程序及人身自由權之保障,與一般人民應相互平等,不容漠視或更加(相對)嚴苛。

(四)違反刑事訴訟法第六條

刑事訴訟法第六條係針對數同級法院相牽連案件合併管轄之規定,依其精神,同一法院相牽連案件固得合併由其中一法官合併審判,惟其合併均須以裁定移併,扁案換法官未以「裁定」移併,自屬違法。

(五)違反憲法第七十八條、第一七一條、第一七二條、第一七三條、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第四項及司法院釋字第三七一、五七二、五九○號

合併審判固在防杜裁判歧異並顧及訴訟經濟,惟多係出於被告對於合併審判無爭議之情況下為之,被告若堅執抗議,其「法定法官權利不可被剝奪」。

法官審理具體個案,發生違憲爭議,應積極扮演聲請釋憲角色,並等候大法官之釋憲判斷,不容率爾依憑個人主觀之認知,怠於形成違憲確信,跳躍程序爭議,逕入實體審理。

(六)違反司法院釋字第四一八號、第四三六號

司法院釋字第四一八號指出「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有訴訟之權,旨在確保人民有依法定程序受公平審判之權利。」釋字第四三六號亦表明「國家刑罰權之發動與運作,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最低要求。」個案正義的落實,所賴絕不止於實體審理結果的有罪、無罪,並兼含程序實踐的過程與堅持。(作者為士林地方法院刑庭長)

【中天新聞】洪英花:違憲在先!扁案判決無效



〔轉貼〕批踢踢禁點政治歌 網友砲轟

Amy補充說明:台灣人總是有比藍丁更高的道德標準,過去八年,PTT批扁的聲音並沒有被壓制,反而是大鳴大放!現在馬英九上任才一年多,PTT說收到抗議信件,所以站長們開會討論,認為社會感官不好,怕被誤認為是「挺扁」或「反馬」的,民主社會不就是言論自由的時代,有人挺扁也會有人挺馬,這不就是PTT的價值所在嗎?只因為有人受不了馬皇被罵,就要關閉某些功能?難道阿扁執政時代,PTT沒接過挺扁的抗議信嗎?難道他們認為當時罵扁是眾望所歸嗎?

我本以為是同名同姓而已,結果網路搜尋,這個高嘉瑜,跟逆風行腳的那個高嘉瑜是同一個人,就是民進黨之前大安區的候選人,這讓我想到楊醫師常說的「真台派和假台派」已經呼之欲出了!

我以為高嘉瑜是自己人,結果自己人箝制言論自由,比藍丁還糟糕!這個人
,要列入重點觀察

新聞訪問PTT新聞部長高嘉瑜和mini158(八卦版隱板事件)




〔記者陳怡靜/台北報導〕台大批踢踢BBS站開放網友使用虛擬批幣點歌,過去常有政治類點歌,罵扁罵馬都大有人在。八八水災後,「馬英九下台」的大字報高居點歌排行榜,不時都可看到「馬英九下台」的動態看板大字報。但最近站方卻忽然公告禁止政治性大字報點歌,引發網友抱怨連連,還有網友質疑「是否遭政治力介入?」

被疑政治力介入

批踢踢出面否認

台大批踢踢BBS站是國內流量最大的電子佈告欄,超過一百五十萬使用者註冊,共有兩萬多個看板。批踢踢十二年前就開發的點歌功能,也會顯示在進站後動態看板上,讓所有網友都看得到。

點歌機功能啟用以來,不斷有網友點播政治性大字報,「阿扁下台」、「驅英囧下台」等大字報都出現過,「馬英九下台」更高居近日大字報出現率之冠。批踢踢站方九日忽然公告「決議禁止政治非歌曲類點歌歌本」,引發網友反彈,網友TiangLei就說:「是怎樣,要思想改造了嗎?」

網友Jeph也批評:「過去八年,『陳水扁下台』點歌繁不勝數,為何馬總統才上任一年餘就有所謂『爭議』?請教站方哪裡有爭議?如果有爭議,過去八年怎不見站方採取動作?」

批踢踢新聞部長高嘉瑜澄清,批踢踢絕對沒有受到政治力干預,只是站長群陸續收到網友申訴,認為政治批評大字報讓人感受不好,站長群才會開會討論。站方昨晨貼文澄清,動態看板點歌以「陳水扁下台」、「馬英九下台」的大字報為多,「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本站是倒扁或是倒馬網站,常有使用者抗議」。因此站長群決議適當管理大字報點歌單,包括「XXX下台」或「SHIT」、「FXXK」等政治髒話大字報都移除,但不限制政治類的歪圖歪歌。(轉貼自由時報)

延伸閱讀:

假台獨.真統派

毛毛牙的部落格



【轉貼】黃越綏挺扁:救不了一個同志能救台灣?

(圖片來源:大紀元)

◎ 文/黃越綏 2009-09-16

一個花時近2年,用了150位調查員,兵紛23處搜索,海內外押人取供,御用非法審判長,法務部長公開干預案情而大法官怠惰不敢釋憲,且徹底違反人權及司法程序的正義,將卸任總統在未三審定讞之前就公然污辱戴上手銬,並一再延遲覊押時間超過十個月之久,陳水扁被判無期徒刑,是台灣司法最大的污點與悲哀,違法違憲之處令人扼腕。

就算阿扁在道德上對不起支持者的期望,其家庭成員將鉅額政治獻金滙到國外,令總統之名蒙羞,但在法律上是否有罪?大家一直在等法院根據證據的判決,結果過猶不及的錯誤判決書竟是引用古文痛責,再加上個人主觀的心證來取代,別忘了歷史是流動是比較的。

我一位歐洲法界人士驚訝表示,這個案如果在歐洲任何國家,既使貪污證據確鑿也不會超過六、七年且可上訴,菲律賓馬可仕夫人歷經十七年,法院至今也尚未做出判決,更何況若以元首身份,除非「內亂外患」,否則不能恁意治罪,這是對「總統」的尊重,尤其像第一夫人吳女士的健康狀態,更應有專業心理諮商給予協助才合乎人道,但沒想到號稱民主社會的台灣,居然連總統辦公室衛生紙的支出都可列入「貪污」項目。

一審宣判前,9月8日我去土城看守所探視阿扁前總統時,隔著玻璃夾層的鐵欄杆,拿起對講機。他雖略顯消瘦(他告訴我他瘦了5公斤)但仍用其一貫正面的笑容迎接,他心中早已知道會被當代罪羔羊重判,卻反而希望大家勿以他為念,鼓勵在野的民進黨需要像日本、韓國一樣為改變而改變,甚至期許四大天王能彎下身段參選四個直轄市長,讓支持者有希望的動力及重返執政的信心,但當我分別轉述時,回應卻是冷淡到冰點。

以下是陳前總統辦公室新聞稿9月15日陳前總統發表對911判決的十點意見,一併轉載讓大家更了解台灣政治之黑暗,司法之沉淪。

【詳讀全文】陳前總統發表對911判決的十點意見

延伸閱讀:台灣海外網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洪英花的刺青VS邱屁的假髮

這是2009年6月的新聞,再拿出來熱一下。
邱毅在影片中說:法官刺青給人的觀感很不好
Amy覺得這又是大中國主義的評價,刺青還要分階級身份嗎?那滿街刺青的人不是都要起來抗議了?而且老實說,我善意的建議邱先生,您的眼鏡度數可能不夠了,不然怎會把繡花的襪子看成刺青,有點離譜喔

Amy也要說,立委戴假髮給人的觀感很不好,因為戴假髮就帶假髮嘛,人家問又死不承認,非得要人家掀了頭皮,還是死不承認,真的社會觀感很不好!我沒有講哪一個立委,你們不要自己做文章,自己自導自演,做偏頗的報導,否則我一定提告喔!

20090611腳裸刺青?! 洪英花:是襪上的繡花民視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轉貼】陳前總統發表對911判決的十點意見

2009.09.15

一、這是違憲違法的法官所做的違憲違法的審判。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庭庭長洪英花說本案蔡守訓無權審理,判決自始無效。

二、這是辦綠不辦藍,辦扁不辦馬的選擇性審判。同一法官對性質相同的兩個案件可以有雙重標準,司法碰到藍色,遇上馬英九都會自動轉彎。

三、這是十足的政治性案件。誠如獨立評論員曹長青所說,陳水扁「罪」在哪裡?「罪」在台獨,「罪」在一邊一國,「罪」在台灣入聯等主張與堅持。

四、這是百分之百的道德審判。從檢察官偵辦起訴、論告、法院審理、判決、充斥中國古文、帝王封建、良心、道德等言語,不是依證據論罪,而是古代縣太爺身兼判官的道德審。

五、六十年前,全國第一個有特別費的總統,歷經兩蔣迄今改稱國務機要費,包括李前總統、許璋瑤前主計長、馮瑞麟前會計長、原起訴檢察官陳瑞仁都說國務機要費視同特別費依慣例申領結報,惟獨蔡守訓認定國務機要費不是特別費,只為了判馬英九無罪,陳水扁重罪。

六、國務機要費的性質與總統官邸作為總統辦公處所的延伸,該如何定位是問題的關鍵,總統官邸的日常支出不應低於駐外大使代表之官邸,否則依判決書認定官邸的總統枕頭、電蚊香、普渡拜拜、殘障用洗澡椅、書房的防撞墊,甚至總統辦公室洗手間的濕紙巾、刮鬍膏等等支出都是「貪污」。

七、蔡守訓所謂特別費是因公支出的「實質補貼」,為最高法院所推翻,但採金錢混同的「大水庫理論」判決馬英九無罪確定,最高法院接受馬英九以兩次市長選舉補助款與剩餘款5000萬充作特別費收入,捐作公益使用大於特別費收入1500萬,故判無罪。而本案我用在機密外交等公共支出達1.27億,連同兩次總統補助款3.4億捐給黨等就超過3.67億,遠逾判決所書的所謂侵占、詐領國務費的1.0742億,又何不法所得之有?

八、馬英九特別費也有使用他人發票及假的犒賞工作獎金單據來申領,馬英九授權的辦公室主任廖鯉指示辦公室同仁使用他人發票、製作假的工作獎金申領特別費可以沒事,而余文僅以偽造文書罪判處一年,吳麗洳等三位出納亦以偽造文書罪緩起訴。本案總統辦公室主任馬永成、林德訓卻以貪污罪各判20年及16年的徒刑,對照廖鯉、余文、吳麗洳等三人,實在差很大。

九、對龍潭案、陳敏薰案,我根本不知道辜成允、陳敏薰給錢事,也沒有一個當事人或證人說過我知道錢的事情。怎麼可以用推論、臆測或質疑來故入人於罪。如有關李界木到官邸就連用五個問號來推論,與游院長,副院長,國科會主委到總統府是「為避免遭人詬病施壓,而起人疑竇,掩飾犯罪遂行」,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判決書對總統的職務上行為,竟稱總統職權不限於憲法的規定,這不是人治是什麼?只要總統管得到的,都是總統的職務、職權,所以科學園區的土地開發原屬國科會、行政院職權,或民間企業的重大人事案,只要總統關切打電話或聽報告,都變成總統職務上之行為。果真如此,馬英九為了八八水災救災打電話給台北市消防局熊局長,為了柵湖線事故連連以說帖書致台北市捷運局常局長,是否連台北市政府的消防捷運業務也是總統職權。假如所謂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的認定是如此寬鬆,不必依憲法依法律,誰能接受?

十、馬英九在特別費案被以貪污罪嫌起訴的當晚宣佈競選2008年總統。我當然可以比照台北地院判我所謂貪污重罪時,宣佈挑戰馬英九2012年總統的連任之路。但是我不會這樣做,看到判決書,讓我更有信心為自己的清白辯護。我要本人上訴,我要在二審時全力打好司法官司,我不相信高院的法官都是「蔡守訓們」。特偵組檢察官林?慧、越方如等說等到全部證人或以共同被告為證人都詰問完畢就可以停止羈押。我去年參加兩次法會都有國安特勤人員開車並陪同,兩次到特偵組應訊亦有報告警衛組長,由組長派車,特勤的司機,其餘安全人員在大門口守候,絕無脫離視線。我的新護照交在公辯那邊,願意交給法院保管或繳還外交部。讓我恢復人身自由,享有最卑微的被告防禦權及公平審判的機會。

資料來源:凱達格蘭基金會

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凡事感激~

Amy補充說明:每次的法會都一起用台語唸誦「凡事感激」,但是唸歸唸,要做到下面所說的,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傷害我,我還要心存感激,怎麼可能!?真的很難!大家共勉吧!用台語唸一遍喔

凡事感激~

感激傷害你的人,因為他磨練了你的心志;

感激欺騙你的人,因為他增進了你的智慧;

感激中傷你的人,因為他砥礪了你的人格;

感激鞭打你的人,因為他激發了你的鬥志;

感激遺棄你的人,因為他教導了你該獨立;

感激絆倒你的人,因為他強化了你的雙腿;

感激斥責你的人,因為他提醒了你的缺點;

感激所有使你更堅強的人

凡事感激~

2009年9月13日 星期日

長青論壇(9月11日):陳水扁被判無期徒刑的“罪”!


《星期專訪》 陳水扁「罪」在哪裡?

陳水扁一審被判重刑,完全是預料之中。一年多來,從檢方到法院,在扁案審理過程中的種種踐踏司法公正原則的行為,早已註定了今天這個審判結果。事實上,在扁案尚未被正式起訴時,陳水扁的罪早已被定好了。台灣經過二十年的民主轉型,今天司法仍成為國民黨的工具,這不僅是台灣的悲哀,而是台灣的悲劇。

國民黨在台灣專制五十年,對台灣人民鎮壓、迫害、歧視、洗腦,造成無數生命損失和家庭悲劇。但陳水扁代表民進黨執政後,不僅沒有對國民黨殘害台灣人民的行徑進行清算,反而一路盡最大努力緩和衝突,試圖使這個轉型過程更平和。陳水扁政府對國民黨的巨額黨產問題、宋楚瑜巨額海外匯款問題等等,都沒有採取任何激烈手段。這些作法是否正確,有待商榷。但它反映出陳水扁政府期待緩和兩黨衝突,穩步走向正常兩黨政治的意願。

馬政府已成北京傀儡

但國民黨的馬英九政府上台後,不僅不悔改以前國民黨給台灣人民造的孽,用重新執政的機會,證明國民黨要以新的民主政黨的面目對待台灣人民,卻是立刻製造一個殺氣騰騰的清算氛圍:繼陳水扁之後,起訴一連串的綠營領導人。隨後就越來越囂張、越來越頻繁地跟對岸共產黨政府合作,直到今天,剛執政一年,已經成為北京傀儡政權的地步。陳水扁案的每一步,不僅有馬政府的直接干預,更有北京政府的鬼影一步不離地跟著。

陳水扁家族如果貪污,當然應該審判,無論前朝國民黨官員是否也貪腐。但問題是,這個案子從一開始審理就違反程序正義。在這樣的前提下,今天這個案子已經完全面目皆非。如果檢方理直氣壯、一切證據確鑿,他們完全沒有必要通過媒體定罪、硬換法官、長期羈押、押人取證、竄改審訊筆錄等一系列違規、違法行為,更沒有必要刻意把陳水扁的自我陳述故意拖到後半夜,等媒體都截稿了,記者都撐不住了,而且也把被告拖到精疲力盡的程度才讓他說話。審判長如果很自信,應該不害怕陳水扁的自我辯護讓更多的民眾知道。但檢方這一系列嚴重違反司法程序正義和卑劣的小動作,都只能讓人們更相信:在陳水扁案件中絕對沒有司法公正可言!而且貪腐只是他們借刀殺人的武器。

台獨被等同恐怖主義

他們選擇在九一一這天判陳水扁,就是要清清楚楚地告訴台灣人民:陳水扁是恐怖份子。在他們眼裡,陳水扁就是竊取過總統位子的恐怖份子。當年馬英九在哈佛讀書時不就寫了把台獨運動等同恐怖主義的英文論文嗎?國民黨是一直把搞台獨的人當作恐怖份子的,兩蔣時代是,今天也是!在國民黨政權前所未有地親共、聯共的現狀下,陳水扁成為首先被屠宰的對象,實在毫不奇怪。

綠營當然也有相當一些人對陳水扁家族嚴重質疑,對扁案給綠營的重創十分憤怒,這些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陳水扁有沒有可能貪污?當然不排除。但這是第二步的問題。我們首先必須追求的是司法公正的環境,只有在司法公正的前提下,才能再來談陳水扁是否貪污的問題。在目前司法巨大不公的現狀下,在目前這個已經被審理得面目皆非的案件中,人們已經完全沒有可能做出正確、公正的判斷。陳水扁案是無法探討的。我們絕不可讓第二步才應該追究的問題,來阻礙了我們的視線、攪渾了我們的思維、阻止了我們對第一步司法公正的追求!

辦綠不辦藍政治清算

正如許多西方左派並不促使中國和中東國家走西式民主道路,理由是西方並不完美,美國也問題多多。但這是第二步的問題!等我們有了自由,有了選舉,再讓我們來探討下一步的完善問題。別拿第二步的問題來阻止我們走第一步!今天,誰拿陳水扁家族可能嚴重貪污的議題,來削弱我們對第一步司法公正的要求,這就不僅頭腦不清,更是正中馬英九政權下懷。

扁案除了司法嚴重不公的事實之外,這裡面還有一個歷史共業的問題。無論檢方指控的陳水扁貪污是否真實,在國民黨官員一概逍遙法外,辦綠不辦藍,而讓陳水扁上絞刑架的作法,是毫無疑問的政治清算。檢方在此案中一系列的公然濫權,遠遠比任何個人的貪污行為都對台灣民主具有更強烈、更久遠的破壞力。而這種政府利用司法進行政治報復所造成的危害,是千百個陳水扁即使貪污也完全無法比擬的!其份量的輕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台獨是罪!入聯是罪!

在馬英九國民黨主導下的扁案的性質,我想再一次用原中共外交官陳有為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的文章提醒大家記住:陳水扁的罪行不僅是經濟的,而且是政治的。八年來,他強力推行「一邊一國」的台獨政策,在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領域中大搞「去中國化」,進行「入聯」活動,推行金錢外交妄圖擴展國際空間。他是台灣有史以來給人民帶來最大損失、最大災難與最大痛苦的領導人。

大家清楚了吧:台獨是罪!一邊一國是罪!台灣入聯是罪!這是一語道破國共兩黨聯手重判陳水扁的經典宣言。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閃靈Doris:政治藩籬本來就是要被打破的!


政治藩籬本來就是要被打破的!從挑戰與挫折所成長得到的,才是玩團裡最美妙的滋味。

以下是閃靈及Doris的專訪內容:

首先,Doris面對第一個問題,一個搖滾樂團的團長要幹麼?她直率地說,校長兼撞鐘。甚至她還認為身為一個搖滾樂團的團長和身為閃靈樂團的團長應該不太一樣,因為不同樂團有著不同的目標。以閃靈目前所處位置和沿伸觸角,已經超過了只以「玩團」為態度的範疇,幾乎是得當作一間跨國公司來經營。

當然這樣也許會因為繁瑣的事務而讓玩團產生壓力,有人可能會問:「這樣不就失去了玩團的樂趣?」但玩團的樂趣到底是什麼?我認為是「過程」,因為「結果」可測而「過程」不可測。學會彈吉他或打鼓也許有其樂趣,演唱會時台下有成千上萬的觀眾聽也許有其樂趣,發片賣很多的慶功記者會或許有其樂趣,但這種樂趣是可被預測的,也許你作夢都夢得到。但「過程」卻是最無法預測的事,其中是如何發展轉變,會遇到哪些人、會碰上什麼挑戰和挫折,都是會發生比結果還多出上百倍的際遇,從這些際遇裡所成長得到的,才是我覺得玩團裡最美妙的滋味。

【問】那為什麼團員們選妳當團長呢?

Doris:其實我也在這一兩年之間決定把自己事業的重心放在樂團,這是現階段我認為自己最必須去衝的一件事。我想團員們有感受到我的決心,也認可我的能力吧(?)所以我就因此擔下了團長職務。

【問】妳當閃靈的團長有什麼感想?

Doris: 好累。沒有一個台灣樂團可以搞得像閃靈這麼累的。但好險團員們在一些事務上也都還滿幫忙的,加上現在合作的美國經紀公司與各國的唱片公司,都是國際音樂產業中很資深的前輩,雖然累,也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

【問】妳怎麼形容閃靈的每個團員呢?

Doris: 小捲「找吃的」,Freddy「找網路」,丹尼「找鼓棒」,小黑「找啤酒」,我自己應該是「找手機」…。

【問】閃靈變成一個國際樂團,有沒有像好萊塢上面演的,團員在各個城市都有女朋友呢?

Doris: 哪有每個城市?有在每個演出過的城市認識很多好朋友是真的啦!

【問】妳最喜歡在哪個國家哪個城市表演,為什麼?

Doris: 加拿大和瑞士吧!樂迷反應都超瘋狂,而且現場的樂團商品也賣得最好,出手都很闊。有些城市是現場超瘋狂但不會反應到樂團商品的銷售,而有些城市則是現場很冷靜,但出手還是超闊(例如芬蘭)。後者我們比較想不通就是了。

【問】妳們都跟一起巡迴的國際樂團聊些什麼?

Doris: 小捲都聊髒話;丹尼比較自閉,比較少跟人聊天;小黑就什麼都聊,就rock star會聊的那種;Freddy都聊白痴的台灣笑話結果老外也聽不懂。

『政治藩籬本來就不是那麼絕對的,應該是要被打破的』

【問】閃靈新專輯MV「鬼縛」掀起很大的話題,尤其裡面焚燒國民黨黨旗與蔣介石銅像斷頭的橋段讓人印象深刻,請問當初是怎麼發想這支MV呢?

Doris:這支MV的導演莊志文是我們合作多年的好朋友,他接拍這支MV的時候,就說一定要拍出有別於國外重金屬搖滾樂團的風格與方式,最後我們從化妝到拍攝,總共花了快20個小時才完成,在沙崙海邊風吹日曬了一整天,差點都快掛了。不過導演說「這是一條血路,但流過必留下痕跡。這支影片我很滿意!」,我們全團也都很滿意。

至於蔣介石銅像斷頭的橋段,美術總監陳仰德說「蔣介石是國際知名的屠殺者、獨裁者,所以用他來發揮創意」,我想他大概想要國際化吧!不過蔣介石本來就跟這張專輯有關,所以我們也很喜歡這個創意。

【問】這支MV超越了台灣的政治藩籬,在Youtube上面拿到「最獲喜愛影片」與「最高評分影片」,甚至在中國的影音網站也都大受好評,妳對這種結果的看法是?

Doris:我們用心做一張好的專輯,拍一支好的影片,我們感謝國內外樂迷的肯定,在我眼中本來藩籬就不是那麼絕對的,應該是要被打破的。

『讓台灣人看到重金屬之美 珍惜台灣人的凝聚力』

【問】我們看到閃靈新專輯獲得陳珊妮、五月天怪獸、黃立成、大支、濁水溪公社小柯、1976的大麻等人的推薦,都是些不同風格的歌手與樂團,請問閃靈平常除了金屬以外,也聽其他音樂嗎?

Doris:除了金屬以外,我們平常也聽龐克、英倫搖滾、民謠、嘻哈、電子、台灣老歌…等。我們聽的音樂很廣泛,尤其我們要創作音樂,一定要保持開放、吸收各種風格的特色,這樣才會進步。我想,這種態度應該也適用於各種領域吧!

【問】有很多台灣人,本來是沒有聽重金屬,但是因為閃靈所以開始聽,對於這種情形,妳有什麼感覺?

Doris:因為,台灣備受國際打壓,也因此台灣人才有這種與眾不同的凝聚力吧!我很珍惜這種凝聚力。我以前都沒有在看大聯盟,但是因為王建民,所以我也常常清晨爬起來看比賽,現在也有很多台灣人都懂了大聯盟的戰術與打法;還有像超級馬拉松,應該有很多台灣人本來都不知道這項運動,但是因為林義傑讓台灣發光發熱,所以這項運動也成為話題。還有才剛結束的世運,他在世界上不像奧運這麼熱門,但台灣人的凝聚力,硬是把它辦到讓全世界刮目相看。

我很珍惜跟所有台灣人一起打拼的這段時光,也很慶幸能因為這樣,認識了更多世界上美好的事情,能夠讓很多台灣人因為閃靈而去了解、欣賞重金屬,讓在歐美很活躍的一種流行音樂風格被台灣人看到,我也覺得很榮幸。

【問】那對於現在還不太能接受重金屬的台灣人,妳要給他們什麼意見?

Doris:重金屬搖滾,是聽整體樂器交織的感覺,有點像是交響樂,而不是只聽主唱喔!把Freddy當成打擊樂器聽吧,哈哈!

所以,請先把你先入為主的聽音樂習慣拋棄,就會發掘美麗新世界!就跟我們在接觸新的食物,新的文化一樣!

『達賴喇嘛不只是充滿智慧,他超殺!』

【問】閃靈參加過西藏自由音樂會,妳也見過達賴喇嘛,一個看起來很殺很兇的重金屬樂團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見面,妳有什麼感覺?

Doris: 我覺得他根本就超殺的,用充滿智慧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有時候身段看起來很軟但其實決心很硬,有時看起來很強悍但其實內心充滿慈悲。我可以理解為何有些人 一看到他就立刻流淚痛哭,有些人就算沒看到他也會原形畢露。因為在他面前自己內心的原形都會被像是被一池清水自然地映照出來。

我不是佛教徒,卻也同樣感受到那股看不見的巨大力量。我仍然有很多疑問,但我發現找尋答案有時不是往外看,而是要往內看。我由衷感謝這位尊者帶來的一切。

【問】閃靈一向都不避諱任何公共議題,請問妳對這次八八水災政府救災的評價如何?

Doris: 八八水災讓我們看到國家在山河動盪家園頹圮之時,執政國民黨卻梳裝染髮、聚會慶賀、歌舞昇平,好像是國恩家慶一樣,而且一開始拒絕國際人道援助,只跟中國求援、叩謝,結果面對災民態度高傲,連自己昨天吃了什麼今天沒吃什麼也拿來當成請託原諒的藉口。

幹!你國恩家慶,就是台灣人的國仇家恨!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世界,讓我們更有繼續創作的動力!

【問】閃靈未來有什麼計畫呢?

Doris: 如果是指像是schedule的這種計劃,那麼九月底到十月底將會到美國和加拿大三十個城市巡迴,明年初開始在歐洲巡迴並參加國際的大型音樂祭。至於長期 的計劃其實一直都沒有變過,因為我們方向始終如一,就是朝著既定的目標努力的往前走,直到無法走下去為止吧!

「閃靈官方網站」


「閃靈Youtube」


「閃靈Facebook」


Source: http://epaper.dpp.org.tw/NewsView.aspx?ni=2061406250

請大家以行動購買正版新專輯支持閃靈,也可做為一個很酷的禮物送給給親朋好友、青年朋友或是外國朋友,在台灣、北美、歐洲都可以到各大唱片購買,或是可透過以下網路郵購更方便:

台灣五大唱片郵購:http://www.5music.com.tw/CdList-C.asp?cdno=430445679180

美國加拿大請用Amazon US:http://www.amazon.com/Mirror-Retribution-Chthonic/dp/B002HWUUBI/ref=sr_1_1

英國歐洲請用Amazon UK:http://www.amazon.co.uk/Mirror-Retribution-Chthonic/dp/B002GAK49E/ref=sr_1_1

閃靈的其他週邊商品:http://www.takemall.com.tw/product_class.php?cid=3&pc_index=8

閃靈《十殿》專輯:八月台灣歐洲發行 | 九月一日美國發行
台灣線上購買: http://tinyurl.com/mpvxwv | 美國線上購買: http://tinyurl.com/mqrmku
官方網站: http://www.ChthoniC.tw

【轉貼影片】88風災_馬皇傳說


最近網路上另有號稱「德語版治國週記」熱烈流傳。有網友將電影「帝國末日」中,希特勒即將敗亡的片段,配上惡搞的字幕諷馬︰希特勒聽到幕僚報告小林村滅村的訊息後,即請該當替死鬼的將領留下開秘密會議;希特勒大發雷霆表示,他只是靠媒體包裝出來的,什麼都不懂,這些政務官不會擋一下嗎?若發佈緊急命令就得擔全責,屆時若北京不爽該怎麼辦?難道還要他自己在花甲之年,再露點、穿短褲去災區long stay,成為全世界的笑點?門外的婦女痛哭失聲,旁人安慰道,在外面假裝不是馬迷就好了。

影片Source︰YouTube

文字Source︰治國週記手語加字幕 網友譏諷

抗議台北土城看守所接見通話品質不佳之回覆

9/4到北所探望阿扁總統以後,就寫了一封E-mail到北所所長信箱,抗議他們對於收容人通話品質的問題,以下是我寫的抗議內容:

意見內容:您好:9/4到貴所面見阿扁總統,在重刑犯會面室裡,對講機十分小聲,必須要緊貼著耳機才能聽到聲音,但離聽的清楚,還有一段距離,總之那天阿扁總統的聲音非常的遙遠,不是只有我有這樣的問題,我們去看過的朋友大家反應都是一樣,可見你們的設備有問題,要錄我們的談話沒問題,但也請讓我們有一個良好的通話品質,短短的30分鐘,卻因為設備不優,讓我們無法暢所欲言,很可惜!當下我也跟帶我們的所方人員反應,希望貴所能夠有所改進,囚犯也應該有他的基本人權,更何況尚未起訴的阿扁總統。以上是我的善意的建議,希望貴所能接受並改進,謝謝!

以下是北所戒護科的回覆,連同電風扇過大聲的問題,他們「自己」也注意到了,希望能讓阿扁總統對外的溝通管道更順暢,這是我們能為他做的小小小小的一件事情:

X小姐您好:

前揭郵件敬悉,感謝您寶貴的意見,本所向來重視收容人之基本人權,針對您所提的問題,本所除了請同仁實際測試外,並已聯繫維修廠商到所檢測並做調整,另外,本所亦發現家屬接見區之旋轉吊扇音量太大,也是影響接見通話品質的環境因素,本所也將一併予以解決,務期讓收容人與家屬、親友間有更好的接見通話品質,希望您下次還有機會到本所接見或您的朋友到本所接見時,如果仍有類似情形,也能再次告訴我們,讓我們能立即改善,您的建言將是本所進步的動力,再次謝謝您!,敬祝 安康!

以上答覆如仍有未淸楚之處,請逕行來電詢問
本所秘書室電話:02-22658317
本所戒護科電話:02-22611711轉分機604、605、606、607 台灣台北看守所戒護科 敬啟

延伸閱讀:(提到通話品質不優的文章)
贊揚同修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贊郡&贊殿探訪阿扁總統之行
我在看守所見到陳水扁(家博(J. Bruce Jacobs))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我在看守所見到陳水扁(家博(J. Bruce Jacobs))

轉載自2009年09月08日蘋果日報

澳籍教授家博日前赴看守所探視前總統陳水扁。資料照片

本周稍早,我有幸成為第一批前往土城看守所探視前總統陳水扁的外國人之一。一名台灣友人和我進入一間標示為「重刑接見室」的房間,門外還加註上中式英譯「Felonry Reception Room」。這意味著陳水扁已被視為犯下重罪的犯人,儘管在被收押的近10個月中,他仍未因任何罪行被定罪。

這次探視限制極嚴。我們只能隔著兩片隔絕空氣的厚玻璃和堅固的鋼條與陳水扁會面。這些限制阻隔所有聲音,我們只能用電話交談。電話老舊,不時傳出雜音。獄方顯然在監聽我們的談話。

司法媒體改革太慢

我們不能帶任何東西進入接見室,所以無法記錄陳水扁的話。另一方面,獄方行事客氣又有效率,並未刁難我們。

我應該一開始就解釋,陳水扁執政期間我經常公開批評。此外,我與陳水扁相識多年,這並不特別。因為我也認識前總統李登輝近15年,與馬英九總統相識8年。

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外國觀察家曾嚴厲質疑台灣司法的運作。按慣例,台灣侵占公款和貪污的嫌犯,並不需要在定罪前收押。例如,2007年2月13日,馬英九因貪污罪名遭起訴,儘管起訴罪狀重大,但直到當年8月14日他被判無罪為止,他一直保有自由之身。

此外,除了陳前總統,沒有人因為貪污起訴被定罪以前,就被關進大牢。

為何陳前總統會成為唯一因為貪污起訴就坐牢的人?許多觀察家都提到,民進黨2000年執政時,曾讓許多國民黨官員繼續在位。反觀國民黨去年重新掌權,很快就擺脫民進黨官員,立即從黨內找人補位。

許多觀察家認為,現在的國民黨政府對陳水扁恨之入骨,希望黨能盡其所能把陳水扁關在大牢,越久越好。民主制度的難處在於,選民常會拋棄政府,讓反對陣營出頭。正如誰能預測幾年前位高權重、掌管政府所有部門的美國共和黨,會在2008大選受到重挫?

同樣地,大權在握的國民黨今年已經面臨許多問題,例如經由莫拉克風災凸顯的官僚無能。未來的民進黨政府是否會使出未審先押、甚至長期監禁的手段,對國民黨還以顏色?

民主化的台灣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司法和媒體的改革太慢。許多在威權時代奠定根基的報紙和電視台,至今仍在民主的台灣推動相似的理念。

法官聽審明顯操弄

以前的司法制度中有太多沒有經驗的「菜鳥」法官、剛從法律系畢業的檢察官。這些人考試成績一流,但缺乏人生經驗。許多人所受的訓練就是,接受國民黨指示,處理司法案件。法官聽審陳水扁案時的明顯操弄,令人擔心過去那套做法仍然持續。

幸運的是,這件事不算糟糕透頂。在海外出現抗議聲浪後,司法部長王清峰表示,讓陳水扁戴上手銬是不恰當做法,陳水扁現在進出法庭無須戴上手銬。此外,陳水扁看來還算健康。與之前的照片相比,他看起來瘦了一點,但是精神奕奕。透過厚玻璃和鋼條,他說看似我們這些訪客在坐牢,而他感覺自由無拘。

事實是,我們雖被鎖在接見室內,但我們的大門最終還是敞開。當我們走出去後,陳水扁仍得回到牢房。

作者為澳洲蒙納士大學亞洲語言與研究講座教授暨台灣研究室主任


延伸閱讀
e世代探訪阿扁總統的過程與心得
大地青年志工隊到土城看守所探訪陳水扁總統
贊決送溫暖給阿扁總統--土城記事
贊浬台北看守所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贊揚同修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閃靈Freddy探視阿扁總統
贊郡探訪阿扁總統之行

英文原文出處

Taiwan’s legal system and Chen
By Bruce Jacobs 家博

Friday, Sep 04, 2009, Page 8

‘Why is Chen the only person detained in prison on corruption charges before being convicted?’

Earlier this week I was one of the first foreigners to visit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陳水扁) at the Taipei Detention Center in Tucheng (土城). The visit was severely restricted. We saw Chen through two very thick panes of glass separated by insulating air as well as substantial vertical steel bars. No sound could penetrate this barrier and we talked with Chen though phones that were old and had a scratchy sound quality. As we could easily see, guards monitored our conversation.

We could not take anything into the reception room, even a notebook or a pen, so we could not record what Chen said. On the other hand, prison officers were polite and efficient and did not hassle us in any way.

Every Monday to Friday, Chen is allowed one 30-minute visit with a maximum of two visitors. On the first Sunday of each month, he has an additional visit, though this too is limited to two people and 30 minutes and is also conducted by telephone through the thick bars and glass.

I should make clear at the outset that I have frequently and publicly criticized Chen’s presidency. In addition, my knowing Chen for many years is not unique because I have also known former president Lee Teng-hui (李登輝) for some 15 years and President Ma Ying-jeou (馬英九) for about eight years.

Many foreign observers, including me, have raised serious questions about the justice system in Taiwan. Traditionally, crimes of embezzlement and corruption in Taiwan have not required detention prior to conviction.

For example, after Ma was indicted on corruption charges on Feb. 13, 2007, he remained free, despite the severity of the charges, until found not guilty on Aug. 14 that year. Similarly, no one else indicted on corruption charges remains in prison prior to conviction, except Chen.

Why is Chen the only person detained in prison on corruption charges before being convicted?

Many observers have noted that when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came into office in 2000, it retained many KMT office-holders. In contrast, when the KMT returned to power last year, it quickly got rid of DPP office-holders and filled positions from its own ranks.

Many observers believe that the current KMT administration genuinely hates Chen and they expect that the KMT will do its best to keep him in prison as long as possible.

The difficulty in a democracy is that the voters usually throw out the government and put in the opposition. A few years ago, who could have predicted that the high-riding Republicans in the US, who dominated all branches of government, would be so severely defeated last year?

Similarly, the high-riding KMT of last year is already facing many problems, including administrative incompetence, an incompetence highlighted by the devastation of Typhoon Morakot. Will a future DPP government pay back the KMT with pre-conviction detentions and possibly long jail terms?

Another problem facing democratizing Taiwan is that the areas of both justice and the media have been slow to reform. In the media, many newspapers and TV stations had their origins in the authoritarian period and they continue to push similar beliefs in democratic Taiwan.

The former justice system, too, had many inexperienced “baby” judges and prosecutors just out of law school who did well in examinations but who had no life experience. Many were trained to accept KMT guidance with respect to judicial cases. The apparent manipulation of the judges hearing Chen’s case raises many fears that past practices continue.

Fortunately, the story is not all gloomy. After protests from overseas, Minister of Justice Wang Ching-feng (王清峰) declared that the use of handcuffs on Chen was inappropriate and he now goes to and from the courtroom without them.

In addition, Chen looks quite fit. He has lost the extra weight he appeared to have in previous photos and he is alert with relatively high morale.

Looking out through the two thick glass panes and the thick steel bars, he said we — the visitors — looked like we were in prison, while he felt free.

In fact, we were locked inside the reception room, but our door was eventually opened and we came out, while Chen went back to his cell.

Bruce Jacobs is professor of Asian Languages and studies and director of the Taiwan Research Unit at Monash University in Melbourne, Australia.
This story has been viewed 1360 times.

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20090904探訪阿扁總統之行

Amy與另一半的分享


【前言-台灣神巧妙的安排】

8月24日江主任來電,告知9月2日或4日讓我選一天去看阿扁總統,江主任說其他時段都已經排滿了,我因為還要確認另一半的時間,於是跟江主任表示明日再跟他確認時間。

另一半的時間非常不確定,行程都被八八水災給打亂,所有的主控權都不在我們身上,我們先選定9月4日這一天,但是內心還是七上八下,深怕當天另一半有工作無法前往,我便向二二八台灣神祈禱,請求台灣神幫我們一個忙,把9月4日的工作行程全部排除,得到台灣神的允諾之後,8月25日我便聯絡江主任,確定了9月4日前往土城看守所探望阿扁總統。

(工作的排定,必須由各公家機關的公務人員自行選定時間做教育訓練,無法要求派其他人前往支援,也無法請公務人員把教育訓練定在某一天,或跳開某一天,就是因為這樣的種種困難之下,讓我和另一半相當頭痛。)

雖然得到台灣神的應允了,也跟江主任確定了,可是9月4日當天是否能夠把工作排開,必須等到8月28日晚上才能肯定。

8月28日當天,確定了未來一整個禮拜,只有9月2日一整天是有工作行程的,所以去探望阿扁總統的行程已經排除未知數了,這讓我和另一半都相當開心,也再一次感受到台灣神的真實存在與靈驗。

在此,我要感謝台灣神的顯化,如此巧妙安排,圓了我們去探望阿扁總統的心願與承諾。

8月30日(星期六)上午,我和贊殿特地去找楊醫師,跟他報告關於9月4日到看守所探視阿扁總統的消息,楊醫師交代了幾件重要的事情轉達給阿扁總統,包括了一本「靈體醫學大綱」。楊醫師要我轉達阿扁總統信仰二二八台灣神的重要性,提到達賴喇嘛要來為台灣人民祈福,全世界的信仰力量會進來台灣。當時我並不全然瞭解這些話,但是9月2日有新聞傳出,教廷樞機主教高路德將代表教宗本篤16世來台灣,表達關懷之意,為災民祈福。這時候,我才明白楊醫師的這一席話。(先知先覺者的話裡總是藏有一些預言)

【20090904探望阿扁總統實錄】

今天和贊殿到台北土城看守所探視阿扁總統。走出土城捷運站,聽說早上的雨下下停停的,我們到達之前還下了一場很大的太陽雨,台灣神很貼心的讓我和贊殿一路上都沒淋到一滴雨。

約莫上午九點半,我和贊殿已經來到台北土城看守所的門口了,門口有幾位挺扁的民眾,反扁的民眾倒是沒看見,可能領錢上工的時間還沒到吧!?

在江主任的帶領之下,我們從看守所位於立清街的接見室進去,到「女所及重刑接見登記」窗口辦理手續,10點以前就把手續辦完成了,也順利的將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楊董事長託付的「靈體醫學大綱」這本書登記送進去給阿扁總統。

登記完畢,跟著江主任來到位於立德路的門口的小房間等待,進入看守所門口接近小房間前的這段路程,突然有一位水果報的攝影記者出現,拼命按著他的快門,快門聲是冷血無情和不友善的,讓我和贊殿感覺不太舒服,我們很客氣的請他不要拍了,他還是依然故我,完全無視於他人的請求,也難怪大家對記者的印象普遍都不太好。

在小房間等待所方人員來帶我們去面見阿扁總統,小房間裡早就坐了一個水果報的文字記者,我們和文字記者彼此之間沒打招呼也沒互動,更沒有眼神交集。顧忌這個文字記者在,怕我們的交談內容變成他明天的八卦新聞題材,我們也就沒跟江主任多聊些什麼。(底下這張照片,它的時間比現實生活慢了三天。)

沒多久,所方人員來帶我和贊殿進去,這時候那個白目的攝影記者又跑出來拼命按快門,真的很討厭!所方人員安慰我,按照他的經驗,我和贊殿並非大人物,所以不會見報。見不見報是其次,只是覺得這些記者都很粗暴,濫用他們的權利。

今天接待我們的所方人員基本上態度都很友善,但是在這種所謂的「鬼地方」,會讓人不由自主的不寒而慄,一路上我們都不敢東張西望。我很快速的照了一張相片,心裡一直惦記著贊決提醒我的注意事項。
走了一小段路,感覺是來到看守所高聳的城牆外,要進入看守所這座城堡,必須進到一扇密實的鐵門裡,鐵門外寫著「入戒護區接受檢查」的字樣。(因為沒照到這裡,所以拿上次贊決所拍的。)
鐵門裡的空間屬於長條型,有一個櫃臺,櫃臺前面有一面置物箱,所有東西都要在這裡卸下,還要交出我們的身份證件,換了一個所方的識別證後,再經過櫃臺旁的探測門檢查,探測門檢查完後,所方人員再拿出金屬探測棒,把你的身體從上而下掃過一遍,就連要帶我們進去的所方人員也需要被搜身。一度金屬探測棒在贊殿身上嗶嗶作響,位置是在他的鮪魚肚上,原來是皮帶作祟,虛驚一場。(這是借用媒體的相片,因為贊決說這裡不能拍照。畫面上這位先生,正好是當天幫我們作檢查的北所人員)(下圖來源:大紀元)
通過重重檢查之後,就可進入旁邊那一道鐵欄杆式的鐵門。(下圖來源:台北看守所)
鐵門之後應該是戒護區的庭景吧!?類似阿扁總統被媒體拍到放封的地方吧!?(下圖來源:台北看守所)
再走一小段路,來到一排長條型的建築物前面,這一整排的建築物隔成好幾間的面會室,有好幾個綠色的門,我們被帶到其中一間小門前,寫著『重刑犯面會室』的門口。那是一間小小的面會室,空間不大,有一電風扇很守本分的用力吹著,等待阿扁總統的短暫時間,我環視了四周,我的右手邊是另一間面會室,透過玻璃可以看見隔壁的面會室。左手邊是一間所方在監視監看我們的工作間,隔著玻璃望向裡面,有一台電腦和監聽監看的儀器,所方人員說怕我們會亂跑,所以把我和贊殿鎖在面會室裡等待,小小的面會室裡,有四個窗口可以讓四組人馬同時面會。每一個窗口都放了兩具對講機,玻璃是兩層的厚度,還加上了鐵條。當天只有我們這一組。所方人員表示,跟阿扁總統面會大都固定在這一間的第二個位置。

我從面會室的雙重玻璃阻隔下,看到裡面的那一扇門開了,阿扁總統從外面的走道走過來,我開心的跟他揮揮手,直到他進到小房間裡,我和贊殿趕緊起身跟阿扁總統行鞠躬禮,他脫下外套,手貼著玻璃,我和贊殿與阿扁總統隔著厚厚的玻璃擊掌,雖然握不他的手,但還是開心的跟他多擊了幾次掌。也刻意把手掌上的字給阿扁總統看,不過玻璃太厚了,阿扁總統根本看不清楚我把今天要說的重點全部寫在我的手掌心。

我忘了阿扁總統算是第一次跟我們面對面的相見,我覺得我認識他很久了,他就是我熟悉的老朋友,我常常看見他,所以初次見面,我的熱情,不知道有沒有嚇到阿扁總統。他的氣色看起來不錯,招牌笑容還是依舊可愛。感覺的出來心境是很平和的。

看他拿起話桶,我和贊殿也拿起話桶,但是那個聲音非常的遙遠,害我很擔心阿扁總統聽不見我的聲音,阿扁總統指導我把嘴巴貼近話筒,這樣講話才聽得清楚,但是阿扁總統的聲音依舊遙遠,我把話桶緊壓著我的耳朵,非常認真仔細的聆聽阿扁總統的每一字每一句,也仔細看著他的嘴唇,深怕漏失哪一句話。

不知是否所方故意將話桶聲音調小,因為雙方聲音小聲,一旁的電風扇又轟轟作響,講話的人就會深怕對方沒聽見,而不自覺的把講話聲音放大聲,這樣或許有利所方人員監聽吧!?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去探望的人來說,這樣的溝通真是一大折磨。

帶領我們進去的所方人員出現在我左手邊的監聽室裡,旁邊還多了一個人,那個人帶了紙和筆在記錄我們談論了什麼。阿扁總統的後方,也站了一個所方人員,這個人沒什麼友善的表情,所以和阿扁總統的滿臉笑容成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

阿扁總統一開口便叫我贊郡同修,贊殿跟阿扁總統打了招呼,也請阿扁總統原諒他過去未投他一票。阿扁總統一再強調這是天意,還說如果當時贊殿投他一票,結果就不會是相差0.22857了。

之前我寄了完整版的「魯本卡特」的故事給阿扁總統,他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像魯本卡特那麼慘,被關了30年以後,才遇到一個有良心的法官,得到真正的清白。他說雖然他的身體被囚禁在看守所裡,但他覺得此時的他才真正擁有自由,他也舉例「魯本卡特」裡面的莉莎所說的一句話,「自由的心靈是永遠不死的」,來告訴我們他此刻的心情。

阿扁總統說,因為馬英九對他的仇恨,所以讓他入獄,但台灣人的愛卻讓他有重見天日的感覺。魯本卡特是因為遇到了拉薩,才有重獲自由與清白的機會,我不知道阿扁總統的「拉薩」在哪裡?希望阿扁總統的「拉薩」早日出現。

阿扁總統說,9月11日即將宣判,他相信司法一定會判他無期徒刑的,他知道馬英九很想判他死刑。他也提到了馬英九的三名出納偽造文書獲得了緩起訴,他說中華民國的法律,遇到馬英九就會自動轉彎,實在很不公平。

阿扁總統知道馬英九是因為怕他還有影響力,所以故意把他關起來,目的是要消耗他的影響力,但阿扁總統說,馬英九錯了,越是把他關起來,阿扁總統的力量就越強大。

阿扁總統又提到近日過世的南韓前總統金大中,他說全斗煥判了金大中死刑,後又改判20年監禁。等金大中成為南韓總統後,金大中卻選擇寬恕,特赦了判他死刑的全斗煥。阿扁總統說事事難料,以後的事情很難說 (嘿嘿!似乎在預告馬英九你的下場可能不會很好喔!這句話是我說的啦!)。他覺得和金大中比起來,自己所受的苦不算什麼,他是在補修被關的學分。我跟阿扁總統分享,很多網友覺得馬英九無能,應該把馬英九關進來,把阿扁總統放出來解救台灣人的苦難才對。阿扁總統說,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大家一定要努力振作。我感覺到阿扁總統身上充滿二二八台灣神所給的正面力量。

阿扁總統交代贊殿同修,一定要代替他去聖山走走看看,贊殿同修也一口答應阿扁總統的託付,如果台灣神應允,阿扁總統也希望明年的228能跟大家在台灣神的聖山見面。

問起阿扁總統的桌子是否核准了,他表示送來的高度不太符合,所以目前還是趴著寫東西,他說也趴習慣了,不過有一些熱心的立委在幫忙爭取。

阿扁總統說,目前外面的訊息都是透過民視、自由時報、電台(早上的台灣人俱樂部和下午鄭新助議員的節目)、大家的來信,或者來探望的人所轉達,這樣拼湊出來的。他也說,現在時勢變化非常的快速。

問他見過扁媽幾次了,他說在裡面的兩百多天裡,他只見過扁媽兩次,因為扁媽年紀大了,眼睛又不大好,所以只來過兩次。阿扁總統說扁媽都是由妹妹在照顧,言談之中,感覺得出阿扁總統其實很放心扁媽交由妹妹照顧。

轉達了楊醫師給阿扁總統的一些話,要阿扁總統放寬心閉關修行,二二八台灣神與他同在,一切交給天安排,阿扁總統在台灣的法理建國上,是扮演很關鍵性的角色,未來必定會有一番作為。阿扁總統也提到了2008年11月1日在台中公園與大家高喊「建國」數十次,感覺得出他很開心當下喊出「建國」的口號。

阿扁總統提到了我寄給他的本土文學作家陳雷的文章「出國這項代誌」,他說陳雷(本名吳景裕)是吳淑珍夫人的堂哥,台南一中保送台大醫科,留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醫學博士,旅居多倫多行醫,但對台語文的興趣與推廣,還逾當醫生賺錢。關於陳雷文章裡所寫的廟宇,都是阿扁總統小時候常常去的地方,講到這裡好像回到阿扁總統的童年,看得出他很開心。

提到阿扁總統的故鄉,他還記得我的母親也是台南府城的人。因為我母親十分憂心阿扁總統的處境,所以阿扁總統特地問候我的母親。

我問阿扁總統,在權力核心會讓人看不清,現在在這裡,是否看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他說,這就是人性。他說現在他站在制高點,所以看的更清楚了。言談之中,你其實感覺不到他對人性的無奈,或者是對民進黨同志切割他的憤怒,他的心是非常的平靜。

阿扁總統很掛心楊醫師的身體,也關心聖山的建設,更感謝大地同修給他的鼓勵,他一再強調,沒有辦法一一回信,他很抱歉,請大家原諒他。一度也擔心有心人士假借大地同修名義寫信污辱阿扁總統,但他說收不到罵他的信件,因為所方會主動過濾內容,把信件退回去,包括來自中國的統戰信,一律退回不看的。所以,那些想寫信罵阿扁總統的藍丁朋友們,不必浪費時間、信紙、郵資和原子筆了,你們的惡言惡語,阿扁總統都收不到,阿扁總統也不欠你們的罵。

我也轉達了噗友們想跟阿扁總統說的話,大部分都是請阿扁總統要保重身體,噗友們等著他出來帶領大家繼續為台灣建國奮鬥,這是他欠台灣人未完成的任務,他說這條路需要大家一起走,不能光靠他一個人。我們也感謝阿扁總統,如果不是他,我們怎麼能有八年的平安的日子,沒了他,未來的四年在無能的馬英九帶領下,我們只有災難不斷。

探望阿扁總統的前一天,剛好是農曆七月十五日,大地同修聚集在一起,齊唸一本經,迴向給阿扁總統,希望台灣神保佑阿扁總統身體健康,早日獲得自由。我只說唸一本經,阿扁總統便接話說是「台灣神的太上真經,對嗎?」我問他有沒有唸經?他說有。我說大地同修,還有很多網友噗友,大家都很想念他,也相信他,支持他,請他務必寬心好好閉關修行。

阿扁總統問我有沒有收到他的回信?我說沒有,他說難怪我好像一副狀況外的樣子,後來才知道他回的信件,是星期三寄出的,是在面會當時才寄達大地文教基金會的。

30分鐘總是過得特別快,有很多想說的話來不及說出口,也因為對講機的聲音過小,大部分時間都是很專注的聽著阿扁總統說話,不敢多問其他事情,因為怕聽不清楚他的回答。

話筒中傳來「您的訪客時間即將結束」的女機器人聲音,後面的所方人員也用手勢比著剩一分鐘,忘了我們是怎麼結束這一分鐘的,再次與阿扁總統擊掌,並讓他看了我寫字的手掌,其實根本看不清楚,後面的所方人員揮揮手示意,我們起身跟阿扁總統鞠躬行禮。阿扁總統披上灰色的外套,這次換我們目送阿扁總統離開,他踏著輕鬆愉快的步伐,走了出去。

這時候,小房間的門被打開了,外面的天氣是下過雨,地面上是濕的,原來在我們與阿扁總統會面的時候下了一場雨,所方人員貼心的拿了一支雨傘要借我們撐,但當我們踏出面會室的時候,雨又神奇的停了!我和贊殿又再一次感受到台灣神的貼心和疼愛,我們一滴雨也沒淋到。到了檢查哨,領回我們的身分證件和寄放物品,離開了這個阻隔阿扁總統和外界接觸的高聳城牆。

我問所方人員,阿扁總統都尚未被起訴,為什麼把他當成重刑犯呢?在那樣的小房間接見來訪的訪客,連雙方的講話都聽不太清楚,他的人權在哪裡?所方人員只是答非所問的說,因為怕會有家屬帶毒品來面會之類的,我當然也知道他無法給我滿意的答覆,但還是想讓所方人員知道我對他們很有意見!

來到門口的小房間前,那個水果報的攝影記者像七月的阿飄似的又出現了,拼命對著我們按快門,江主任還在這裡等我們,我們一起步行走出看守所的大門,在大門口我們與江主任握手道別,此時的記者還在後面用攝影模式對著我們,似乎想知道我們聊了什麼八卦。

在這種「鬼地方」沒什麼好做停留的,我們很快速的離開。希望下一次與阿扁總統的見面,會是在外面的自由世界。

【後記】

一整天的精神和體力,似乎都是為了9月4日早上與阿扁總統會面而準備的。離開土城看守所,直奔捷運站,回程在高鐵車上,我好像精神和體力耗盡一般,整個人虛脫在高鐵車上。

回想與阿扁總統的會面,怎麼影像在腦海裡越來越模糊,好像是做了一場夢,我並沒有真實見到他一樣,可能是厚重的玻璃阻隔了我們的距離,讓我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深怕忘了與阿扁總統的談話內容,出了看守所,便找機會把內容記在紙上。

在此,要再次特別感謝228台灣神的眷顧,讓我們探訪阿扁總統的行程能夠順利平安。

延伸閱讀
e世代探訪阿扁總統的過程與心得
大地青年志工隊到土城看守所探訪陳水扁總統
贊決送溫暖給阿扁總統--土城記事
贊浬台北看守所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贊揚同修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閃靈Freddy探視阿扁總統

阿扁總統的第三封回信

Amy補充說明:阿扁總統把所有的回信都寫在同一份信件中,所以我僅節錄阿扁總統回我寫給他的第五封信,完整的九張信,請大家到這裡欣賞。

以下為阿扁總統,親筆回信內文及回函信封之掃描圖檔(為保持原意,請勿任意修改或變造):



針對贊郡的回信(節錄如下):

「關不住的聲音」那五十張批,沒有一張有寄出去。所以贊郡同修要我回信給Melody老師及素影同修,真的很抱歉,請贊郡代轉我的對不起,感謝麗娟老師的四信箋,和素影同修的百合卡片及「窄密碗廚中的魔法少年」短詩。

贊郡同修「郡無戲言」,期待和Amy及其先生的「土所之約」,當然有機會接受Amy的專訪是我的榮幸。這次的回信,就是依據Amy的建議,把信件集中一件寄送,不只省郵資,最重要的是不必等很久才收到我的覆函。

「出國這項代誌」,作者陳雷本名吳景裕醫師,是我太太的堂哥,台南一中保送台大醫科,留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醫學博士,旅居多倫多行醫,但對台語文的興趣與推廣,還逾當醫生賺錢。

在美國華府也有一座納粹大屠殺紀念館,我參訪過。只可惜我任內推動的228國家紀念館,又在馬騜任內延宕下來。感謝Amy令堂同鄉對我的關懷提攜疼惜。

延伸閱讀
寫給阿扁總統的第五封信

寫給阿扁總統的第五封信

親愛的阿扁總統、贊凡同修:

收到您的第二封回信,比收到第一封還要開心,因為已經請您不需要回我信件,但沒想到您還是撥空給我回信,所以非常非常的開心!

您回給其他同修的信件,都在網路上讀得到,我們把您的信件內容放到網路上,這樣可以讓很多海內外關心您的人,都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得知您的近況,所以也是您對外的一種聯絡方式。

8月14日贊揚同修和美國回來的「雨」(這是他的網名)去探望您,當天下午贊揚同修就在228網路電台分享了去探望您的一切,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不敢打斷贊揚同修的分享。她除了接受電台訪問之外,還把跟您見面的心得寫出來,放在網路上跟大家分享。

至於「雨」,2007年12月30日我曾經用Skype越洋訪問過他,當時是台灣的傍晚六點,但是美國是凌晨,「雨」為了接受我們的訪問,還特地在凌晨跑回辦公室使用電腦,真的讓我很感動!那一次也是我們首次使用Skype做專訪,那次的訪問牽線者是贊若同修,當時他還沒皈依台灣神道呢!

您出來以後,一定要接受我的專訪喔!如果我的節目還在的話(目前還在)。

聽說有人假借大地同修之名,寫信到看守所罵您?我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因為訊息都放到網站上,難免有心人士利用了這個管道,大地發起的活動是給您送溫暖的,不是送謾罵的,所以要請阿扁總統當心。以後大地同修的信件,您可以固定寄到下面這個地址,這樣只要是大地的同修,他們一定都能經由大地收到您的回信,這樣我們也能當心有人假借大地志工的名義寫信謾罵您,而且您還可以把信件集中成一件寄送,還可以省郵資喔!

【台中總堂】台中市西區自治街155號6樓之2

楊醫師的身體好多了,您不要擔心,他請您做的事情,您一定要徹底執行喔!楊醫師是一位先知先覺者,更是我的心靈和精神導師,因為他和228台灣神的帶領,讓我能更有智慧的去判斷每一件事情。所以跟著台灣神的精神與腳步絕對錯不了。

8月15、16日兩天,我到台南參加「228人權教育研習營」,這是由228紀念基金會委託台灣教師聯盟辦的。其間,有一位228受難者的家屬,向前來上課的228紀念基金會柳照遠處長反應,可不可以把之前交給228基金會的東西拿回來?因為馬桶執政,讓他們無法相信接下來的人會好好保存先人的遺物。

兩天的課程中請來國小、國中、高中的老師來分享他們在228教學經驗上,所用的方法和所遇到的困境阻撓,當然也有有趣的事情發生,給我很多的啟示,也讓我瞭解到還是有很多老師願意努力不懈的傳承228的精神,真的讓我很感動!但是也同時讓我瞭解到教育界的奴性甚重,228的精神傳承不能依靠老師,有機會我們一定要發揮一人廣播公司,傳播228台灣神的精神。像昨天我遇到一位打工的大學生跟我推銷中秋月餅,我就跟他推廣228台灣神守護台灣的精神。(我常常做這種事情,哈哈!)

有一位教國小的郭老師,他用林雙不的作品「黃素小編年」,編了一齣戲讓孩子們演,是用台語發音的,他們是在朝會的時候演出給全校看,當戲演完的時候,孩子們謝幕用台語講了「五丙下台」,這一句話差點引起很大的風波,而且跟您有關係的,因為校長聽成「阿扁下台」,所幸把錄影檔調出來才平息風波的。當時您還在位,這個國小所在地是比較屬於台灣派的,但是對於推廣228精神和歷史還是很保守。

還有一位教美術的老師,他用有關228的畫作來帶領學生瞭解228的歷史,結果今年的6月,他收到一張學生寫給他的謝卡,裡面寫道:「老師我們上的是美術課,不是社會課,如果您能把精神放在美術課,我相信您的美術課一定教的比社會課好,老師,加油喔!」讓這位美術老師真是啼笑皆非。

16日我們去「湯德章紀念公園」參觀,仰望這位矗立在台南民生綠園裡的228台灣神,台南是因為湯德章台灣神的義氣,死也不肯交出名單,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才能讓台南地區在228大屠殺中,倖免於難,是全台灣死傷最少的地方。湯德章先生死了,才收到高等法院的判決書說他「無罪」!遲來的正義,但人已經不在了!有多少的台南子弟知道自己的故鄉,有這麼一位偉大的人物呢?

本土文學作家陳雷,在紀念葉豆記先生的<出國這項代誌>文章中,披露有關湯德章先生鮮為人知的一些資料,我把他附在信末給你,總之說的是葉豆記先生的後代表示,當時出面幫湯德章先生收屍的,就是葉豆記老先生,但是卻不知道湯德章先生的屍體埋在何處,真是可惜!(隨信附上陳雷的文章)

湯德章的家屬,也因為這個事件,非常非常低調的過日子,我聽另一位228受難者家屬說,他們好像並沒有出面申請賠償款,低調到連賠償款都不要了,想要給他們家屬一些溫暖和關懷,卻不知該如何尋找。湯德章先生已經去當台灣神了,應該是無上的光榮,但家屬卻還活在陰暗的角落裡,永遠無法走出傷痛。

湯德章的精神就是台灣神的精神,我最喜歡講他的故事給小朋友聽,因為小朋友最喜歡講義氣的人了,這樣也能簡單傳達228的精神給小朋友,長大了才會守護自己的國家。

最後,我們去了仁德「車路墘教會」參觀,那裡有亞洲第二座的「納粹大屠殺紀念館」,第一座是在日本。我是因為這次活動,才知道原來台灣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很可惜沒什麼人知道。不然這個地方很適合做人權教育的活教材。

這次教會也遭受到八八水災的洗禮,水淹到路面的第三個台階處,我們去的時候,道路兩旁的人家都在清理家園,教會整個地下室都泡在水裡,幸好沒有人員傷亡,所以我們的行程也就沒怎麼受影響。

「納粹大屠殺紀念館」是在車路墘教會的二樓,我在樓梯轉角處,發現阿扁總統在92年的4月22日發給他們的總統府用戔,看到這戔,就賭物思起您這位守護台灣八年的總統,讓我們在平安之中度過八年的歲月,您下台我們的好日子也都不在了。謝謝您帶給我們幸福平安的八年!

猶太人被屠殺600萬人,他們的轉型正義到現在都還在繼續貫徹執行,逃到天涯海角都要抓回來接受審判,之前的恐怖伊凡就是一個例子。228被屠殺的知道的大概就有2萬多人,但是歷史並沒有給台灣一個公道,光是用錢彌補是不夠的,如果將來還有機會,阿扁總統您一定要徹底執行轉型正義和清算。沒有真相,如何原諒?沒有真相,台灣人民如何記取歷史教訓呢?現在上天顯化圖博和東土耳其斯坦的人們正遭受中國的種族滅絕屠殺給台灣人看,如果台灣人無法記取這遠在天邊、但卻近在眼前的教訓,我想台灣的命運將會一步一步走向新的228。

您回給我的信件有關於王明哲老師的事,所以我已經在第一時間跟王老師聯絡了,而且也把信件內容傳真給他看,他已經收到您的訊息了,王老師正忙著錄製新專輯,還有10天的舊金山巡迴演出,所以他很抱歉一直抽不出時間去探望您,他希望回國能抽出時間去看看您。

要代替我的母親問候您,我母親虛長您幾歲,也是台南人,不識字,但她比哈佛大學畢業的馬桶還要有智慧,因為我母親知道是非對錯。她聽電台主持人如果沒有講到您和您的好,她就不聽了。您被關起來以後,母親總是很憂心問我,楊醫師怎麼說,阿扁總統何時能出來?您要加油,我們都等著您!(楊醫師的開示,除了帶有預言之外,字字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我很開心您說我可以去看您,只要我不嫌棄的話。我怎麼會嫌棄去看您,我高興都來不及呢!只是老實說,我稍微猶豫了一下,猶豫是怕耽誤有些大人物有什麼正事要去找您商量,怕耽誤您寶貴的時間。不過我想,曾經貴為總統的您,應該是「君無戲言」的,所以我也是「郡」無戲言的按照約定,打了電話給江主任,請他幫我安排,目前已經安排就緒,日期我暫時賣個關子,希望能給您一個驚喜!不過,您還是可以透過江主任知道日期的。江主任是一個非常盡責的好部屬,有他在阿扁總統身邊,讓我們安心許多,他非常細心用心的幫您把關。

我會和那個從來沒投過您一票的另一半一起去,順便讓他當面跟您說聲「抱歉」。他一輩子視人不清,只做對了一件事情,就是娶我當老婆,走上正途—台灣建國。

喔,對了,上一封信中,有一位您台南一中一年18班的同學,您認出來是那一個嗎?他要我跟您說「盧阿泰」「何阿輝」,您就知道了。您寫給我的兩封信,他都要求我影印一份給他,他要您保重,他相信您,支持您!

我有一個朋友叫Melody(曾麗娟),她是一位英語說的很溜的英文老師,她說寫了四封信給您,都沒收到您的回信,她去年2008年6月29日與您一起參加王明哲老師的「美麗FORMOSA」台灣新歌記者會,她當時帶領了很多小朋友上台獻唱,您是否有印象呢?她很期待您的回信,也請您保重身體!

還有一位可愛的素影同修,她親手做了一張有百合的卡片,寫了一首短詩,主題大概叫做「窄密碗櫥中的魔法少年」,七月底或八月初寄到土城給您,但遲至今日她都沒收到您的回信,只要見她一次,大家都會問她收到阿扁總統的回信了嗎?後來我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她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寫上去。(我現在超想弄一個狂笑的表情給您),您要趕快回信給她,不然她真的會被我們笑死啦!(我們大家感情很好,所以見她一次笑她一次,您別介意)。

之前附給您的魯本卡特的故事是簡單陳述版,沒想到這個故事能給您一些靈感在法庭上引用陳述,此時我懊悔沒能將完整版早一點給您過目,現在我將完整版附上,看完這些文字敘述,就如同您已經將這部影片看完了。因為這些文字是我看著影片字幕,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

期待與您的相會~~想念您的招牌笑容~~

贊郡(Amy)2009.08.25

延伸閱讀
阿扁總統的回信(第三封)

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網友提供七天來政府的智障行為

作者 fatfatman

1.馬皇颱風天不救災,先吃大陸人喜酒---------->不認錯,不了了知

2.八八水災不是中央救援不力,馬英九怪地方警覺不夠-------->不認錯,怪地方首長

3.總統要氣象局水利署檢討 --------->不認錯,怪氣象局預測不準

4.莫拉克颱風在南部造成嚴重淹水災情,但國民黨中央委員選舉,候選人依舊請客拉票,其中郝市府團隊昨晚更在台北市亞太飯店閉門宴客拉票---------------->不管災民死活,腦子就是選舉

5.針對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怒指地方與中央難聯繫,導致支援困難,蘇俊賓則不客氣的反問「有可能嗎?中央防災中心跟地方防災中心老死不相往來?沒有互動嗎?」

6. 災民:「我有投票給你,為什麼見你這麼難?」 馬 :「我不知道你要見我,這不是見到了嗎?」 ---------------->見到之後也沒幫人家找父親,只好自己找,親戚還弄斷腳

7.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今天表示,救災、災後重建工作由行政院主導,目前遇到的救災問題都可以改進或克服,沒有頒布緊急命令的必要
----------------->請跳21點

8. 行政院:全力救災 規格超過921

9. 災民:「我找不到我父親~~~」 以父喪為例 馬:與災民將心比心

10.莫拉克救災,總統:地方負責 中央支援

11.視察被批!王清峰回災民:至少可讓你發脾氣 ------>很酷,超級鄉愿的部長去發便當,都不用準備相關戡驗或是賠償的事情嗎?

12.馬總統:災害防救法範圍、授權、彈性超過緊急命令

13.美願協助救災 外交部:目前台灣可處理

14.聚焦大陸訊息的旺報今創刊,總統馬英九、副總統蕭萬長頒書面賀詞, 監察院長王建(火宣)、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黨主席吳伯雄 等人到場祝賀,氣氛熱鬧。

15.劉兆玄:整體而言 救災動作很快!
劉揆談災情:政府救災速度比921快 民怨救災速度慢! 
劉揆:我的評價是「很快」

16.婉拒美日協助 大陸捐款,國民黨:政府歡迎人道援助

17.劉揆指示一週內完成救災

18.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范良銹昨晚表示,是否接受外援,要待今天和人在南部前進指揮所的內政部長廖了以確認後,再作決定。

19.府院黨決議 歡迎大陸人道援助

20.馬英九比出「噓」的手勢,要求民眾「小聲一點」

21.拒絕國際援助?總統:絕對沒有

22.顧面子婉拒外協? 政院否認:需求將列表提出

23.江丙坤:風災讓兩岸思考如何安居樂業

24.韓外交人士:有意馳援遭台婉拒

25.政院:救災需外援項目 正彙整當中 ---------->都一個禮拜,還在彙整喔!

26.外媒問防颱疏失 馬推災民不願撤離?

27.馬探養豬災戶,眼盯老蔣照片緬懷 ------>蔣:我沒你這種垃圾徒弟!

28.劉揆:救援比921快 天候糟糕派兵恐增意外

29.總統府:從未拒絕美日援助 之前做內部評估

30.士兵投書指苦等命令,政院:救災須整體考量

31.英媒質疑救災 馬總統:災民不肯撤

32.馬總統稱讚被土石活埋而窒息的小朋友:你可以憋氣2分鐘,真是不簡單

33.政府拒援還說謊 通令外館說「不」公文曝光

34.No, this area,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many years. That is why, they are, there were not fully prepared. If they were, they should have been evacuated much earlier. Just because they stay in where they live and, but you see, they didn't learn, they didn't realize how serious this disaster was.

35.公文證明拒外援,外交部:沒拒捐款 外交部:婉謝外援公文 府院不知情 ---------------->要外交部扛罪

36.CNN : 為什麼說是災民的錯 發言人:總統會這樣說是因為有搜救人員跟馬總統反應,有些災民不願撤離家園 ---------------->推給搜救人員

37.由於這回麻豆淹水,是因為曾文水庫洩洪,堤防又有一段還沒完 成,馬總統當著台南縣長蘇煥智的面,批評扁政府沒做好。

38.年代電視台炒收視率,枉顧求救人民的電話 ---------------->正義的人被炒魷魚,還要被告,黑心媒體SAFE!

39.東森新聞總監藐視人民,只顧收視率 ----------------->仍然坐領高薪,為寵物哭泣,卻視人命為無物

40.江丙坤:江陳會不受風災影響 -------------------->兩岸事務永遠大於百姓的江丙坤先生

41.國軍搶搭知本溪倍力橋 鄺麗貞感謝

台東縣長鄺麗貞勘災帶名牌包 搶拍合照 上直升機先比"讚" 送物資不忘拍照留念 留藏珍貴的記 憶 ---------->作秀到極點,被網友踢爆只有媒體出現的地方他才會去勘災

42.年代遭控救災造假 廖了以:相信年代 廖部長幫年代背書影片

43.國軍救災 立正40分迎部長 國軍十萬火急救災之際,為了部長陳肇敏到場視察,放下架設倍力橋的工作, 在烈日下立正「恭迎」四十分鐘,等陳肇敏離去了才能恢復救災進度。

44.政府救災緩慢?劉兆玄:有些媒體講外行話! -------------->怪媒體都在扯後腿!!!!

45.中共關切風災 國民黨:珍惜善意 -------------->善你娘,那些屍塊怎麼沒有得到善意對待??

46.小林村頭七 全民在救災 馬英九總統還去開球------------->我想打破輸球魔咒,幹還是輸了

47.馬英九治國週記再度把責任推給災民 都是災民不走不撤離

48.馬政府又說謊!外交部確實曾發公文拒絕外援

49.CNN追問是否救災不力.馬英九: 是人民不撤退沒做準備造成----------->可以請你先撤退出總統府嗎?

50.救災期間 資政爆料:劉揆染髮 薛秘書長過父親節

51.馬英九記者會 要求外國媒體先給提問內容

52.尷尬!政府外求32噸直升機 全球找嘸

2009年8月19日 星期三

阿扁總統的第二封回信

Amy補充說明:
已經跟阿扁總統說不要回信了,所以也沒有特別期待他的回信,可是他還是回了,這封信比上一封信更讓我驚喜和開心。因為沒有期待,所以特別開心!而且我告訴他的魯本卡特故事讓他引用在法庭上,我真的很高興自己能幫上一點點忙!雖然不能親自上法庭為阿扁總統加油,但是感覺阿扁總統真的與我們同在。

這封信是阿扁總統在贊揚同修和雨大去土城看守所見他之後所寫的


以下為阿扁總統,親筆回信內文及回函信封之掃描圖檔(為保持原意,請勿任意修改或變造):



Dear Amy贊郡同修:

謝謝您再度來信,我在這種地方寫字受到限制,是另一種懲罰跟淬鍊,沒辦法的事。您何必跟我一樣受苦,下次不要再趴著寫字。

七月二十八日我在法庭的最後陳述,我向人民報告,並為歷史留見證,足足講了四小時,直到二十九日凌晨一點三十分,結論是人民會還我清白,歷史會給我公道我特別引用您在上封信所提到美國黑人魯本卡特被白人警察誣陷含冤入獄20年終獲平反的故事,隱喻台灣人總統被中國黨政治迫害、清算、鬥爭的無奈。我說魯本卡特等了20年,我相信我不必等20年就會還我人權。印證最近的天災人禍,台灣神已經展現顯化無邊的法力,天怒人怨,緊接著就是改變,一如1999年的921,半年後,2000年318就變天了。

王明哲老師是台灣國寶,我期待他能寫出台灣國的國歌,「海洋國家」這首唱來熱血澎拜。「台灣」與「戀戀北迴線」是我担任會長的文化總會徵選的台灣之歌,我最喜歡的歌,也曾在總統府等公開場合推廣,陳雲林來台,上揚唱片被大軍壓境家喻戶曉,「台灣」這首是王老師的代表作,已經接近國歌了。如果您不嫌棄,您可以來看我,不必等他,他太忙了。

兩封信您都寫到「馬桶」,我的第三本書就是從洗「馬桶」開始寫起,是巧合,還是默契。我會寫到反「馬統」為止。

感謝十九位拍照挺我的兄弟姊妹及小朋友們,分別拿了九種標語來鼓勵我,我看到了,請代為致謝。盼大家共同打拼,為台灣國繼續奮鬥。

祝闔家平安!

陳水扁(贊凡)2009.8.14.12:30

延伸閱讀
寫給阿扁總統的第四封信
捍衛正義(魯本颶風卡特的故事)
贊揚同修探訪阿扁總統紀實
贊屋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郡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若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淑修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禪定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決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陳俊峰醫師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阿扁總統回給贊屋的一封信
雨大--阿扁總統的救災身影

寫給阿扁總統的第四封信

Amy補充說明:
原本不打算把這封信公開了,就當成平常寫信關懷阿扁總統,也請阿扁總統不用回信了。沒想到他卻回信了,逼的我只好把藏私的部分,再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否則看到阿扁總統的回信,大家可能會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

其實這封信我寫的有點語無倫次,因為趴在地板上真的很不舒服,不過是真情呈現之作。有人誇我拿著筆心趴著寫,字還能寫的那麼漂亮(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按照正常的方式寫,我想會驚為天人的,哈哈!

以下是我親筆信圖檔,請勿任意變造,如果需要我本人的簽名,請來信索取,謝謝!













Dear阿扁總統、贊凡同修:

現在我正趴在我家的地板上寫這封信給您,我沒有辦法體會您被關在「鬼地方」的感覺,但我想總可以親自感受拿著沒有筆管的筆心趴在地上寫信吧!

您回給我的信,我在7月29日(三)上午11:53接獲通知,14:00左右真正把您的信拿到手,接著我立刻載著您的信件前往南投草屯聖山,在台灣神的聖山,我和同修們分享您的信件。

就在我一字一句讀著您的來信時,不知為何,我的眼睛非常非常的乾澀,邊唸眼睛裡邊流出淚液,我沒有哭泣,也沒有哽咽,但唸完信,我卻是滿臉的淚水,唸完之後,我的眼睛卻突然不再乾澀,真是奇怪!?

寫到這裡,我的手裡都是汗,快要握不住筆心了,您是怎麼克服這樣的困難和挑戰呢?而且我的大拇指也快不行了呢!我真是個「ㄠ、」少年!

您給我的回信,我都帶在身邊,隨時拿出來和他人分享,大家都很開心看到您的真跡,我家裡的父老兄弟姊妹都看了,大家都很支持您!老實說,看到您都有一種見到親人的感覺,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沒變!

我個人發起拍照挺扁的活動,我製作了幾個標語讓大家選擇,您猜猜一共是幾種標語?我把相片印在A4紙張上,希望您收得到喔!我會持續做,直到您回來喔!

其實沒趴在地板時,我想了很多話要跟您分享,但趴在地板上的我,眼睛酸、胸部痛、手心冒汗、肩膀酸、肚子不舒服,所以思緒一直無法集中,天哪!您竟然還能寫三本書?而且我還特地選了一支筆心較粗較好握的來寫呢!

6月底我與國寶級歌手王明哲老師通過電話,我問他去探望您了沒?他說想去,但一直忙,我情商他要去可否帶我去?沒想到他說好,不清楚他去看您了嗎?只想讓您知道我真的很想念您!

阿扁總統,我先暫時走筆至此,因為我真得快趴不住了!我想您趴了兩百多天「鮪魚肚」一定不見了吧!想瘦小腹的我應該要天天趴才有效果!(Amy補充:其實想想,這句話的用意只是想要讓阿扁總統輕鬆一些,但事後覺得這句話是不OK的,請大家原諒。)

您跟我孩子的爸「拜碼頭」真是超經典的!大家看到這句話都覺得您還是不失幽默喔!

您不用回我的信,除非您很想回,否則我想把機會讓給別人,也真的心疼您趴在地上給我回信,所以這次我不附回郵信封了喔!最後

耐心等待、接受考驗、信心不惑、永遠感恩~
二二八台灣神保佑您!我們大家愛您!

Amy 贊郡 2009.8.2晚

Amy補充:這是我隨這封信,附給阿扁總統的民眾為他加油的相片,希望帶給他一些些社會人情溫暖。


這位台語老師,帶著他的孫子「台灣之子」一起露臉拍照挺您!您要加油喔!他說露臉沒在怕的啦!我也跟他分享了阿扁總統給我的回信。大家都心疼您趴在地板上,用沒有筆管的筆心回信。








這位張先生,很會用台語做詩,創作了很多台語詩,也是有機會就會傳播台灣意識的文人。我也跟他分享了阿扁總統給我的回信,他說他只看政治人物自己寫的東西,因為這樣才能檢視政治人物,所以您的兩本書,他都已經詳讀過了,期待您的第三本書。






這位古意的阿伯,家住彰化,騎著機車到台中來,被我逮到拍照挺您,他很可愛的問我,「挺扁拍照要多少錢?」我說挺扁不用錢,免費的啦!台灣國的辦任何活動都要自己掏腰包,從阿伯問我多少錢,就知道了!哪像國民黨,辦活動都是黨出錢!阿伯對您處境的憂心,您看到了嗎?



這位有為青年,叫廖建超,就是大地派去土城探望您的年輕人。看看他的手勢,看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台灣有很多「台灣之子」,台灣建國絕對有希望啦!阿扁總統,很多年輕人都挺您,別怕!




這位阿伯很豪爽的說要拍照挺您,可是表情非常嚴肅,好像是他被抓去關的樣子!稍微逗了他一下,終於露出他靦腆的笑容給阿扁總統看,大家真的很心疼您!





這是一位教授級人物,知道我個人發起拍照挺您的活動,他也說他要參加,一定要挺您挺到底!他看過您回給我的信了,還要求我影印一份給他,他要留存並且拿給他的學生看!也是一位露臉挺您沒在怕的啦!




也是一個露臉挺您沒在怕的台灣恁祖媽,他和先生夫妻同心挺台灣挺您喔!







這位老人家,是我跟您握手的幕後「推」手,若非他把我用力往前推,我可能還握不到您的手呢!哈哈!他說握過很多次您的手,所以把機會讓給我了。他說露臉挺您,他不怕,阿扁總統加油喔!




這位阿媽,也是挺扁至少20年的,她每天出門,看到天上的「日頭」,總是會對著「日頭」膜拜,希望台灣神能保佑您早日回來!聽到要拍照挺扁,超級開心的!








這位台灣恁祖媽,也是挺您挺到底的,只要有您的場子,就會有她,為了您被馬桶抓去關,她也很憂心難過,二話不說一定要露臉拍照跟您加油打氣!2004年您的競選總部,總是能看見她的身影忙進忙出的。阿扁總統!加油!




看到這位小姐,露出她的一口牙齒挺您,您是否也正露出您的招牌笑容回應啊!?我們大家都很想念您!阿扁總統!想念您那久違的笑容!








這位年輕小姐,對於拍照挺扁沒有第二句話,就是要挺您!我就說很多年輕人都挺您,別怕!










這位大哥,很會講話,妙語如珠,我們常常被他的幽默逗笑了!有機會也請他逗逗您,讓您笑開懷!







這位贊斯阿姨,是一位很勇敢的女性,她小時候,父親因為白色恐怖被抓去關,因為她契而不捨的救父行動,在那個恐怖時代,竟然讓她把父親和其他人救出來,歷經恐怖時代,她說她不怕,反正就是孤家寡人一個!她的救父行動非常精采,有機會一定要請她再說一遍給您聽!



這位小姐,說她從來不曾懷疑過您,她相信您的清白,因為國民黨抹黑手法她再清楚不過了,不露臉也是轉型正義沒有成功,白色恐怖依然存在的關係。請阿扁總統見諒!






這位先生,從來沒投過您一票,因為他曾經是忠貞國民黨黨員,所謂的外省第二代,但是他覺醒了,要做台灣人!挺您挺到底!不露臉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請阿扁總統見諒!這是轉型正義沒有成功,白色恐怖依然存在的原因。




這位小姐,也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不便露臉,但只要有機會,她也是盡量宣揚台灣意識!







這位小姐,拍完照以後表示,她忘了補一個粧,以示對阿扁總統的一份尊重。她說自己是勇敢的台灣女性,要與阿扁總統「真心真面」相見,她說:「希望阿扁總統要為台灣人民勇敢的活下去!




延伸閱讀
阿扁總統的第二封回信

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快報!快報!阿扁總統回信了!

以下為阿扁總統,親筆回信內文及回函信封之掃描圖檔(為保持原意,請勿任意修改或變造):


Amy志工贊郡同修:平安!

感謝來信鼓勵,還有先向您孩子的爸,從未投過我一票的先生拜碼頭,您好?很榮幸,能和您的一家人同心為台灣奮鬥。

沒想到您記得那麼清楚,2004年大選在台中市、南投市有兩次跟您握手,卸任總統,2008.9.25和10.3又有兩次在新天地餐廳和全台大飯店的演講會。而最後一次是去年的十一月一日台中公園的晚會見面。十天之後,我就進來所長所說的「鬼地方」,迄今已239天,當您收到我的信,應已超過240天,和我第一次為爭取100%言論自由,為蓬萊島案坐牢246天相當。明知可能有困難,我們仍然相約2010年228台灣神的聖山喜相逢,有無可能實現,就交給上帝和台灣神的安排 。

我是一個凡人,只能做平凡的事,八年執政也是平凡的總統,無法「超凡入聖」。但台灣人不是平凡的人,可以做不平凡的事,成就不平凡的偉大台灣國。

守護台灣這塊土地是每一位「台灣之子」的責任與使命。一位「台灣之子」被關,會有更多的「台灣之子」奮起。包括為我寫信的小朋友們,也都是不平凡的「台灣之子」,我愛大家美國黑人魯本卡特被白人警察因種族歧視誣陷入獄長達二十年才獲得平反無罪釋放。蔣家第四代蔣友柏說過四十年後歷史會給我一個公道的評價。不要忘記二二八事件是將近五十年後才平反,而美麗島事件的特赦則是十二年後的事情。

這封信也是趴在地板上寫的,字體潦草,請多包涵。


闔家平安幸福

贊凡 陳水扁 2009.7.24晚9:10

延伸閱讀
贊屋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郡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若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淑修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禪定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贊決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陳俊峰醫師給阿扁總統的一封信
阿扁總統回給贊屋的一封信

Apture